再无往来!

小说:穿*******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苏*******绪 字数:1902

天色未明,昨日刚刚溺水应无穹脸色也有些发白。

一时刻,苍白脸色配上阴暗表情,让看上去就像自地狱勾魂使者。

里屋众出现确实让应胜防,狠狠吓了一大跳,会儿精神正恍惚着,看着目光凌厉应无穹,禁摇头低喊:“你无穹,你谁?谁?”

“哼,看你亏心事做多了,在儿装疯卖傻了!无穹还能谁?”赵丰年在后面重重地冷哼一声,看那模样,如果已经摔倒在地,真恨得再上狠狠锤两拳。

赵丰年声音猛然把应从恍惚中唤了回

回过神,看着眼前脸色平静侄子,忍住倏地坐直了身子。

刚刚回事,怎会感到如此强烈恐惧?怎会觉得眼前应无穹?

众目睽睽之下,难道应无穹还能被鬼附身了成?

稳了下心神,背后由得冒出一层冷汗。

都怪刚才一群突然出现,竟然让乱了阵脚。

刚刚那一连串反应,才真叫打自招。

承认了预谋杀,那可要蹲大牢行!管怎样,能让们把自己送官!

些念头在脑子里也过闪过一瞬,应咬了咬牙,干脆把脸皮整个都扔了出去:“装疯卖傻?装什疯卖什傻?丰年,刚刚可都没说!”

赵丰年辈分虽然大,但终归也姓赵。

用随赵家满字辈喊小叔。

也没想到竟然没脸没皮,一时之间都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你刚刚说要卖孩子,还说要再推无穹下水话,们可都听见了!红口白牙说出话,难道你还能抵赖成!”二爷爷下也有些沉住气,那一向和蔼脸上都沾染上了一些怒气。

以前,换成别事,应为了在赵家村待下去,肯定也已经羞臊得说出什

一次情况却同。

承认了,等待暗无天日大牢。

谋杀至亲,强卖口,就算未遂,按照大泽朝律法,可也得让挨足五十鞭子,再在大牢里呆个十年八年

都快把自己手心掐出血,但却还嘴硬得狠:“二叔,行得正坐得端,得了罪名你可能随随便便安给能因为姓应,你们赵家村就合起伙诬陷些口说无凭话,就算到了衙门,县老爷也能定罪!”

要说也真赖皮到了一定境界,“行得正坐得端”种话都能大言惭地说出口。

话更让众脸都气愤得涨成了猪肝色。

老祖爷一巴掌拍在茅屋老土墙上,气得重重地咳了起

家最近赵满仓赶忙伸手帮顺了顺气,老祖爷才终于缓过,声音高昂地道:“赵庆善辈子才行得正坐得端,活了七十四年,就从没有诬陷过好!丰年!捆了,带去报官!要县老爷判没罪,老头子就把条老命赔给!”

没做,你们凭什!凭什!放开!姓赵!姓赵——”

虽然极力挣扎,又哪里能敌得过几个消一会儿,就已经被应无尽找麻绳捆了个结结实实。

会儿,里正赵满银才站到面前,冷冷地哼了一声:“应,从小你就好吃懒做,务正业,最喜欢偷偷抢春哥物件儿,春哥哪次让着你?没想到一离开世,你竟然连孩子都放过!相信一次,春哥就算活着,也会再饶你!告诉你,大泽朝律法虽然注重物证,但你情况,却也别想糊弄过关!别忘了,们可只听见你说话!”

赵满银说着,往前迈了两步过应无穹,指着脖颈道:“现在天已大亮,你也能看看清楚,无穹脖子上有什!”

随着话朝应无穹脖子上看去,只见喉结上方明显地印着两道青紫手印,肿得最厉害地方,甚至都已经有些发黑。

浑身一震,脸上无赖相顿时消下去大半。

只听见你说那些混账话!们还都看见了你杀!无穹脖子里伤痕就最好证据!行凶未果,你也得在大牢里好好呆着!”赵满银愧做了些年里正,种场面相比也见过少。

就刚刚那混乱,也能一举看到如此关键地方。

应无穹暗暗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把还有些火辣脖颈。

虽然拥有身体主记忆,可对大泽朝律法终究甚明了。

也多亏了有里正在儿。

脸上再一次没了血色,也想到,原本想置应无穹于死地那一掐,竟然恰恰把自己送上了绝路。

所谓天道轮回,报应爽,说大概就个道理。

而且现世报得还真有点快。

现在证物证俱在,应终于彻底软了下去,身上还捆着绳子,就扑通一声跪在了里正面前:“满银大哥!刚刚一时糊涂!以后再也敢了!你们就饶了吧!可千万要把送官。家里无忧无愧跟无暇都那小,能没有劳力啊!二叔,老祖爷!你们饶了吧!无穹,无穹,叔父错了!你跟们说说,别把叔父送官,你亲叔父啊——”

一开始就认错服软,说定几位长辈还会动些恻隐之心。

见识过了刚刚无赖行径,们纵然想要心软,也已经找到理由。

一个男,做到种程度,也真窝囊到了极点。看着跪下求饶丑态,应无穹几乎都快要吐了出

应无穹嘴唇颤抖了下,低声开口:“你亲叔父?那推下水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要卖了无双跟无非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无忧无愧跟无暇都还小,难道无非跟无双就长大了?应,你根本配叔父两个字。在里,正好让老祖父做个见证,父亲应一支,跟应全家断绝关系,从此——再无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