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出去

小说:穿*******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苏*******绪 字数:5584

说干就干。

把木盆从碗橱里端出,想想,还是把盐巴抹得最重的那一小块切,又放回去。  说干就干。

把木盆从碗橱里端出,想想,还是把盐巴抹得最重的那一小块切,又放回去。

如果真的一次性吃完,知道要委屈成什么样,给他们留一小块足够明天吃上一天,多少也能给他们一点安慰。

人生活年,要说厨艺虽然算上精湛,可也已经能拿得出手。

要给平时吃都吃饱的孩做顿饭,对他说并是什么难题。

岁数加起满半百的孩,可真吃十多斤肉。

略微想下,把拿出的肉切成五份,其中一份切片,另外份却都用家里的碗分别盛

赵家村跟附近村庄相比,人家算很多,可是却占北边座矮山的大半山脚,竟然也能称得上一句地广人稀。

家距离最近的邻居家也足足有三四百尺的距离,过三四百尺之外,却是有四户人家紧挨着的。

的记忆里,四户人家虽然对他们并没有做到倾囊相助的地步,平时却也多少都帮衬一些。

偶尔给无非无双一两白煮蛋,或者端过一碗糖水——些虽然都是小恩小惠,却一直都被心底。

穷乡僻壤之中,谁家是带着好小孩过活,全村也没有真正阔绰的。

种情况下,他们还能想着,就已经足够让人佩服。

而他现的身份是家大哥,除佩服之外,对户人家,他还心存着感激。

碗肉一家送一份过去,是他大方,只是些肉留家里短时间内也吃完,与其让眼巴巴的惦记到变质,倒如拿出顺水人情。

一是为报答之前户人家对他们的照顾,第二则是为以后。

会儿他们跟冬家彻底是断关系,赵家村里,他们就成无亲无故的独一家。孙桂芳以后肯定也会找茬断,多给邻里乡亲留些懂事的印象,他们村里也能生活得平稳一些。

虽然山乡村落里,没有哪户人家能时常吃得上肉,但户人家里都有劳力,又哪里好意思从嘴里面夺食,看他端着肉过去,死活推辞。

就打定主意要把肉送出去,又是虚让,哪里会真的端回

所以,可怜巴巴的无双小妹妹就眼睁睁地看着大哥碗肉端出去,最后又端着一摞空碗回家。

简直难以置信!

自己家的人平时连吃顿饱饭都是奢侈,她家大哥竟然端着成碗成碗的肉往外送。

天地下哪会有样的道理?

小孩像大人懂得掩饰心思,舍得就是舍得,看见家里的一大盆肉转眼就剩下两小块,无双的小嘴顿时高高地撅,连眼眶都有些发红。

是耍小孩脾气,是真的心疼。

又哪里明白她是怎么回事,看见种情况,也是有些哭笑得。

要说无双的心思,他是解的。

如果现是寒冬腊月,用担心肉会变质,别说是小妹,就是他,也舍得家里么困难的时候把肉送给别人吃。

他是算上小气,可也从是傻

可是相比起让小孩都吃变质肉说,拿着好肉去做人情,怎么看都划算许多。

无双怎么说都是四五岁的小娃娃,被句,就已经眉开眼笑地忘记回事,开开心心地跟他身后,准备看大哥如何大展身手。

对于做饭事儿信心满满,可真到实施的时候,却又发现,田园生活远远没有他看起那么简单。

光是锅底点柴生火回事,就已经让他忙活好一阵

得亏有原本那的记忆打底,才至于让他一大男人小娃娃面前第一关卡阵亡。

再说炒菜,把大锅里的粥都盛出,刷好锅,才发现,整家里竟然连一滴油都找到,更别说什么生姜大料辣椒酱油。

粗盐之外,唯一能用得上的调味品,大概也就只有碗橱角落里那一包放得板板整整的花椒。

算是体验到传说中的那句俗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点儿条件,想要把肉做好吃,还真是困难。

得那晚老祖爷带的熟肉也只是用盐水卤过,原是他们的水平行,而是根本没有练习做饭技术的条件。

亏咱们中华美食一直到现代都享誉全球,没想到乡野农家里,连点像样的调料都找到。

过话说回,他到的大泽王朝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另一时空,百上千年后,能能发展成现代的样,也还难说。

无奈地大叹一声,只能有限的条件里尽量创造一些可能。

肉虽然被煮过,但好原本块头够大,煮得也是很透,特意剔出一些肥的,下锅炼些猪油出,再放上花椒,下锅翻炒一番,竟然也有着扑鼻的香气。

纯天然的大火爆炒,倒意外的给道菜又加分。

等一大碗炒肉从锅里盛出,无双小姑娘已经旁边馋得猛咽回口水。

些事情花费少时间,他刚夹起一块肉塞到无双的嘴里,就已经看到篱笆外那三小小的身影。

“好香,二哥,你做的肉粥怎么么香?”无非边喊着,边朝院里奔

虽然他高,但那一身衣裳已经染上点点草汁,一双小手更是脏得行,一看刚刚也是真的拔过少草。

么大点的孩就得跟着下地干农活,心底又忍住一阵心疼。

他赶忙过去,一把把无非抱起:“无非累吧?快,洗手吃饭。”

无非有些别扭地别开身,对着他努努嘴:“大哥,我又是小孩。”

能一本正经说出句话的,十里面有九半都是真的小孩

心疼之余又有些好些,只能把他放下

无非一溜烟朝着脸盆的方向跑去,时候,无争跟无尽也都越过篱笆走

看见那一碗油汪汪的肉,他们俩的双眼也由得亮亮。

“快去洗手吃饭!”一声令下,就连无尽也禁加快脚步。

虽然之前他没舍得把肉拿出,但干一早上活,会儿闻着扑鼻的肉香,说馋,那当然是可能。

么大,虽然都已经是第一回吃肉,但么大火爆炒的方式还真是头一次见。

即使春夫妇活着的时候,家里也是真宽裕,偶尔称上一斤肉,为多吃顿,也大都是拿盐水煮,再拿盐巴裹得咸咸的,一顿切上块炖着,虽然也能给解解馋,但美味程度跟眼下一碗绝对能比。

“大哥,你也吃啊!”饭桌前吃得欢腾,却还忘大哥。

凑过去,夹一小块,吃下去,真没他以往做的家常菜好吃许多。

可对于说,一碗肉却已经是绝顶的美味。

知道要怎样,他才能改善家的生活。

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哪里能顿顿吃粥咽菜呢?

沉思,无双的一句话顿时让眼前热火的气氛凝固住:“二哥,大哥把剩下的肉都送出去,给二豆家,小栓家,桃翠家还有月娘家。”

无双说的名字都是平时跟她一起玩耍的小孩的。

也已经足够让无尽整人都僵原地。

只是无尽,就连其他两小的,也都愣下,一同呆呆地把头转向

早已经料到他们的反,所以并没有感到意外。

他叹口气,伸手无非的头上揉一把:“现么热,肉再放就要坏。”

无争咽嘴里的肉,小声咕哝一句:“坏能吃。”

声音虽小,却已经透着满满的失望。

明白,温饱问题还没得到解决的时候,一顿即使变质的肉,对他们说也能算是美味。

看着他们眼底透露出的浓重的舍,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是真的有些太过武断?

管怎么样,他么做之前,似乎该征求下的意见。

“没事,大哥,满业叔他们平时对咱们挺好的,给他们送些过去,也是该的。”无尽看出他的变化,赶忙出声安慰。

摇摇头,心思却已经跑很远。

他只知道一味地趁肉变质之前送出去,却还没想过以后怎么再让弟弟妹妹们么大口地吃上肉。

古代,一没工作,二没技术,只是凭着一腔热血留下。可是,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弟弟妹妹们过上好日

的手抬起,渐渐摸到自己的胸口。

那一枚碧玉扳指就被他放那里。

如果……他真的决定要永远留下一枚扳指对他也就没有什么用。

若是卖出去……知道能卖多少钱?

如果真的一次性吃完,知道要委屈成什么样,给他们留一小块足够明天吃上一天,多少也能给他们一点安慰。

人生活年,要说厨艺虽然算上精湛,可也已经能拿得出手。

要给平时吃都吃饱的孩做顿饭,对他说并是什么难题。

岁数加起满半百的孩,可真吃十多斤肉。

略微想下,把拿出的肉切成五份,其中一份切片,另外份却都用家里的碗分别盛

赵家村跟附近村庄相比,人家算很多,可是却占北边座矮山的大半山脚,竟然也能称得上一句地广人稀。

家距离最近的邻居家也足足有三四百丈的距离,过三四百丈之外,却是有四户人家紧挨着的。

的记忆里,四户人家虽然对他们并没有做到倾囊相助的地步,平时却也多少都帮衬一些。

偶尔给无非无双一两白煮蛋,或者端过一碗糖水——些虽然都是小恩小惠,却一直都被心底。

穷乡僻壤之中,谁家是带着好小孩过活,全村也没有真正阔绰的。

种情况下,他们还能想着,就已经足够让人佩服。

而他现的身份是家大哥,除佩服之外,对户人家,他还心存着感激。

碗肉一家送一份过去,是他大方,只是些肉留家里短时间内也吃完,与其让眼巴巴的惦记到变质,倒如拿出顺水人情。

一是为报答之前户人家对他们的照顾,第二则是为以后。

会儿他们跟冬家彻底是断关系,赵家村里,他们就成无亲无故的独一家。孙桂芳以后肯定也会找茬断,多给邻里乡亲留些懂事的印象,他们村里也能生活得平稳一些。

虽然山乡村落里,没有哪户人家能时常吃得上肉,但户人家里都有劳力,又哪里好意思从嘴里面夺食,看他端着肉过去,死活推辞。

就打定主意要把肉送出去,又是虚让,哪里会真的端回

所以,可怜巴巴的无双小妹妹就眼睁睁地看着大哥碗肉端出去,最后又端着一摞空碗回家。

简直难以置信!

自己家的人平时连吃顿饱饭都是奢侈,她家大哥竟然端着成碗成碗的肉往外送。

天地下哪会有样的道理?

小孩像大人懂得掩饰心思,舍得就是舍得,看见家里的一大盆肉转眼就剩下两小块,无双的小嘴顿时高高地撅,连眼眶都有些发红。

是耍小孩脾气,是真的心疼。

又哪里明白她是怎么回事,看见种情况,也是有些哭笑得。

要说无双的心思,他是解的。

如果现是寒冬腊月,用担心肉会变质,别说是小妹,就是他,也舍得家里么困难的时候把肉送给别人吃。

他是算上小气,可也从是傻

可是相比起让小孩都吃变质肉说,拿着好肉去做人情,怎么看都划算许多。

无双怎么说都是四五岁的小娃娃,被句,就已经眉开眼笑地忘记回事,开开心心地跟他身后,准备看大哥如何大展身手。

对于做饭事儿信心满满,可真到实施的时候,却又发现,田园生活远远没有他看起那么简单。

光是锅底点柴生火回事,就已经让他忙活好一阵

得亏有原本那的记忆打底,才至于让他一大男人小娃娃面前第一关卡阵亡。

再说炒菜,把大锅里的粥都盛出,刷好锅,才发现,整家里竟然连一滴油都找到,更别说什么生姜大料辣椒酱油。

粗盐之外,唯一能用得上的调味品,大概也就只有碗橱角落里那一包放得板板整整的花椒。

算是体验到传说中的那句俗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点儿条件,想要把肉做好吃,还真是困难。

得那晚老祖爷带的熟肉也只是用盐水卤过,原是他们的水平行,而是根本没有练习做饭技术的条件。

亏咱们中华美食一直到现代都享誉全球,没想到乡野农家里,连点像样的调料都找到。

过话说回,他到的大泽王朝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另一时空,百上千年后,能能发展成现代的样,也还难说。

无奈地大叹一声,只能有限的条件里尽量创造一些可能。

肉虽然被煮过,但好原本块头够大,煮得也是很透,特意剔出一些肥的,下锅炼些猪油出,再放上花椒,下锅翻炒一番,竟然也有着扑鼻的香气。

纯天然的大火爆炒,倒意外的给道菜又加分。

等一大碗炒肉从锅里盛出,无双小姑娘已经旁边馋得猛咽回口水。

些事情花费少时间,他刚夹起一块肉塞到无双的嘴里,就已经看到篱笆外那三小小的身影。

“好香,二哥,你做的肉粥怎么么香?”无非边喊着,边朝院里奔

虽然他高,但那一身衣裳已经染上点点草汁,一双小手更是脏得行,一看刚刚也是真的拔过少草。

么大点的孩就得跟着下地干农活,心底又忍住一阵心疼。

他赶忙过去,一把把无非抱起:“无非累吧?快,洗手吃饭。”

无非有些别扭地别开身,对着他努努嘴:“大哥,我又是小孩。”

能一本正经说出句话的,十里面有九半都是真的小孩

心疼之余又有些好些,只能把他放下

无非一溜烟朝着脸盆的方向跑去,时候,无争跟无尽也都越过篱笆走

看见那一碗油汪汪的肉,他们俩的双眼也由得亮亮。

“快去洗手吃饭!”一声令下,就连无尽也禁加快脚步。

虽然之前他没舍得把肉拿出,但干一早上活,会儿闻着扑鼻的肉香,说馋,那当然是可能。

么大,虽然都已经是第一回吃肉,但么大火爆炒的方式还真是头一次见。

即使春夫妇活着的时候,家里也是真宽裕,偶尔称上一斤肉,为多吃顿,也大都是拿盐水煮,再拿盐巴裹得咸咸的,一顿切上块炖着,虽然也能给解解馋,但美味程度跟眼下一碗绝对能比。

“大哥,你也吃啊!”饭桌前吃得欢腾,却还忘大哥。

凑过去,夹一小块,吃下去,真没他以往做的家常菜好吃许多。

可对于说,一碗肉却已经是绝顶的美味。

知道要怎样,他才能改善家的生活。

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哪里能顿顿吃粥咽菜呢?

沉思,无双的一句话顿时让眼前热火的气氛凝固住:“二哥,大哥把剩下的肉都送出去,给二豆家,小栓家,桃翠家还有月娘家。”

无双说的名字都是平时跟她一起玩耍的小孩的。

也已经足够让无尽整人都僵原地。

只是无尽,就连其他两小的,也都愣下,一同呆呆地把头转向

早已经料到他们的反,所以并没有感到意外。

他叹口气,伸手无非的头上揉一把:“现么热,肉再放就要坏。”

无争咽嘴里的肉,小声咕哝一句:“坏能吃。”

声音虽小,却已经透着满满的失望。

明白,温饱问题还没得到解决的时候,一顿即使变质的肉,对他们说也能算是美味。

看着他们眼底透露出的浓重的舍,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是真的有些太过武断?

管怎么样,他么做之前,似乎该征求下的意见。

“没事,大哥,满业叔他们平时对咱们挺好的,给他们送些过去,也是该的。”无尽看出他的变化,赶忙出声安慰。

摇摇头,心思却已经跑很远。

他只知道一味地趁肉变质之前送出去,却还没想过以后怎么再让弟弟妹妹们么大口地吃上肉。

古代,一没工作,二没技术,只是凭着一腔热血留下。可是,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弟弟妹妹们过上好日

的手抬起,渐渐摸到自己的胸口。

那一枚碧玉扳指就被他放那里。

如果……他真的决定要永远留下一枚扳指对他也就没有什么用。

若是卖出去……知道能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