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我旁边

小说:穿*******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苏*******绪 字数:2444

“流血流太多夜,恐怕得直在旁边照着。”老祖爷捋着胡子,不由得着床上口气,“直晕着,也不知道哪家孩子,父母等不到他回去,肯定也要急死。”

长得眉目如画,即使会儿脸色苍白,闭着眼躺在床上,却也隐隐地透着几分迫人气势。

再加上那身料子上乘锦袍,就不寻常人家孩子。

可老祖爷活辈子,早已经对财富名利淡,在他眼里,也不过意外受伤,连家人都不在身边可怜孩子。

他又长叹声,才扭头对着应无穹开口道:“他现在伤在身,也不宜挪动,我就让他睡在你。无双无非跟我回去,晚上跟你小奶奶睡,你小爷爷留下照顾孩子,你们就老老实实睡觉就行。”

赵丰原本就跟在旁,听罢也赶忙点点头:“今晚我来照料着,你们几孩子累,赶紧洗洗睡觉。”

说几孩子累天,但农忙时节,他又何尝不整天活。

按说跟应家也毫无干系,老祖爷派自家儿子来照应,也人之常情。

毕竟在他眼里,几小孩子连照顾自己都成问题,又哪里能力照料伤者。

应无穹心底却多些别扭。

再怎么说,他手里还攥着人家千多两银子。

笔巨款足够让他们应家生活天翻地覆,就算昨日态度蛮横些,应无穹心底,也存着感激

虽然他本身也称不上什么乐于助人大好人,但时候,他却总觉得起码他应该照顾

“小爷爷,你也累整天,还好好回去睡觉,他着就行。反正老祖爷已经给他敷过药,汤药也喂下去小半碗,应该不会什么问题。我跟无尽轮流着,肯定没事。”应无穹说完,又把头扭向老祖爷,“老祖爷,还让小爷爷跟你起回去吧。”

可老祖爷却,不由分说地摇摇头:“不行,伤口那么深,万夜里发起热来就麻烦,就让你小爷爷留下,无非,无双,走,跟老祖爷回去住晚。”

应无穹还想说什么,却被赵丰摆手挡回来:“无穹,你就别推辞,我多懂些医理,在着,你老祖爷也能放心些。只你们两孩子着,他恐怕大半夜都睡不着。“

老祖爷给人辈子,向宅心仁厚,虽然跟床上躺着素不相识,恐怕也要担心得夜不能寐。

听见他们么说,应无穹反而不好再推辞下去。

回头想想也,他空腔热心,但对于医术却窍不通。

人被那么大块石片插把,伤口深得厉害。虽然说现在老祖爷已经给他清理包扎过,却也不能保证已经万事大吉。

真像老祖爷说那样,半夜烧起来,对他来说还真些棘手。

想到些,应无穹终于点点头,对着老祖爷跟赵丰开口:“那……只麻烦小爷爷。我就我跟无尽轮流守夜,什么不对劲再喊小爷爷起来就好。小爷爷,你今晚就在无尽那儿睡。”

他已经答应下来,老祖爷跟赵丰也就没再跟他争来争去。

反正只要留下来,赵丰大老爷们也不好意思真让俩孩子熬夜自己心安理得睡大觉。

无双跟无非两虽然从来没在别人家里住过,但他们俩却都懂事。

明白今天情况特殊,他们也就乖乖地跟在老祖爷身后。

应无穹不放心老两小大晚上走夜路,又让无尽把他们送回去。

原本满当当家里,会儿除床上躺着,也就只剩下赵丰和无穹无争兄弟两

因为家里添伤员,应家破天荒地点上盏油灯,微弱如豆灯火明明灭灭,照得房里切都片灰暗,床上那脸色也不由得显得更加灰败。

应无争虽然平时不多话,却十分细心,老祖爷他们走得没踪影,就招呼着赵丰去院子里洗漱

剩下应无穹人在房间里,那灰败脸色,不禁又靠近些,幽幽地叹口气。

养尊处优爷,估计从来没吃过苦。

会儿丝声响都没躺在儿,身边家人都没,也真些可怜。

来过今晚,他还得想办法找到家人。

只求过今晚,他能平安无事地醒过来。

应无穹伸过手去,想要给他掖下被角,可没想到手还没接触到被褥,就已经被把攥住手腕。

应无穹吃惊,慌忙抬头朝他过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睛。

他身上也没什么力气,另只肩膀还受伤,即使用力抓着,也没让应无穹觉得吃疼。

种紧握方式还让应无穹些不自在。

“你醒?感觉怎么样?疼吗?” 应无穹低声问出口。

却没回话,只静静地盯着他双眼。

应无穹皱下眉头,想要把手抽回来,但却固执地又加大些力气,似乎点都不愿意放开他。

应无穹无奈地放松力道,小声问:“怎么太疼?”

毕竟那么大伤口在,别说十几岁小孩子,就大人,也很难撑得住。

漆黑如墨双眼眨不眨,那幽深就像要把人吸入其中。

着应无穹良久,才低低地咕哝句:“你。”

跟傍晚见面时话语,甚至也情形,因为说完还没等应无穹回应,他就再次疲累地闭上眼睛。

手上力道却还减弱,依旧紧紧地攥着应无穹手腕。

应无穹试着想再抽出来,没想到他却倏地抓紧,连眉头都紧紧地皱起来。

“先放开,让我起来。”

应无穹无奈,只能低声开口。

却没想到竟然二话不说地又用上些力道。

情形,他明明醒着,却不肯依应无穹话行事。

副任性样子,倒让他退去几分威严,显得多些孩子气。

两天应无穹正对家里孩子爱心爆棚,见他副样子,反而生出些隐隐心疼来。

肩膀上插枚那么大石片,不管清醒还昏迷时候,他却次都没听见他痛呼。

种表现确实不孩子应该

应无穹更加深刻地觉得,眼前应该不什么普通人。

起码要让他受么重伤,他不可能声不吭地么安静躺着,虽然他已经不真正

应无穹低叹声,小声许诺:“放开我,我就在旁边,不会走。”

床上就像没听见般,固执地紧握着他手腕。

对于眼前景象,应无穹还真些哭笑不得。

不过劝解不成,硬来也不成,应无穹只得直伸着手,让他握着。

他不再挣扎,终于安心般,呼吸又渐渐地沉稳平顺起来。

偶尔皱起眉头还泄露他此刻痛楚。

但老祖爷给他喂汤药里也安神成分,等应无争和赵丰从门外回来时候,他已经迷迷糊糊又睡过去,手上力道也松很多。

听见他们进来动静,应无穹也些不好意思,悄悄地把手收回来。

可没想到刚动作,却又倏地睁开眼,皱眉他。

应无穹无奈地道:“我就在旁边着,不会走。”

赵丰旁听见,朗声应着:“怎么?么早就醒?你别害怕,我会些医术,今晚就睡在你旁边,好好着你。”

却连向他也不曾,只拿那双黑漆漆眼眸直觑着应无穹,到应无穹浑身都不自在,才低声开口:“你上来。”

“嗯?”应无穹和赵丰人都似乎没听清。

“你上来,睡我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