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想走!

小说:穿*******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苏*******绪 字数:3009

小姑娘平时虽然文静,但真的哭起,那嗓音真可谓响彻云霄。

的注意力全都被她吸引过去,完全暇估计差点令他们丧身马蹄的那个人。

“没事了,双别怕,有大哥。”抚摸双的头发,应才得空抬起头,看向一旁那匹通体漆黑的骏马。

而那个一身黑袍的人,依然纹丝动地马背

太阳已经西斜,而他恰恰背对夏日傍晚金黄的日光。

恍惚中,应根本看清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正目光凌厉的看自己。

心里一动,还未及有什么反应,几个孩子就已经狂奔过,围到了他们身边。

尽刚刚离得最近,看得也最清楚。

他明白双被大哥抱怀里,没有被那匹马碰到分毫,可是大哥的发带都已经让马蹄铁带了去。

“大哥,你怎么样?没事吧?嗯?没事吧?”应的身体刚好,应尽本想让他过干活,现看见他副披头散发的模样,就更是担心。

看出他的急,赶忙对他摇摇头,连声回答:“我没事,真的没事,你看,一点伤都没有。”

尽仔细看过,才稍稍放,把妹妹从大哥怀里抱起,给她擦了擦眼泪:“乖,双,没事了,有二哥怕。”

非年龄最小,一看大哥跟妹妹都好好的,心里的担心顿时跑到了九霄云外,剩的,只有对马那个人的愤怒。

他把手里还没及扔掉的杂草猛地掷到一旁,攥小拳头,对那匹马的方向狠狠地跺了跺脚:“你个人怎么回事?差点撞到大哥跟双!”

听见弟弟的话,应尽的脸也掠过一抹阴沉。

他抬起眼,愤恨地看那个人,愤然开口:“里是农家的田地,是你们些公子哥儿跑马的地方!”

那人眯了眼,抬腿从马利落地翻了

才看清,人身形虽高大,但脸却也是一副尚且年的稚嫩模样,看去,应该跟他和尽差多大。

只是他的轮廓鲜明,俊逸的五官如同刀刻一般,浓眉斜入鬓发,星眸熠熠闪耀,配那身滚金丝绲边的黑袍,也就硬生生地比他们几个农家年多了好几分贵气。

种与生俱的气势,可能是很多人一生都法企及的。

而此刻,年的眸中,还隐含几分阴沉的危险:“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你——”应尽还想再说,却被应一把拽住,“大哥?”

轻摇了摇头,才对年开口:“抱歉,舍弟懂事,你要见怪。次是我小妹懂得看路,跟你关,你走吧。”

件事严格说起,应双是有一些责任。

可她终究是个尚懂事的小孩子,田间地头看见只蝴蝶追一追,哪里能想到自己会面临样的危险。

再说年,崎岖的山路还策马疾驰,才是真正大大的该。

只是就像应尽说的,年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种身份,又有哪里是家徒四壁的他们能惹得起的。

虽然初乍到,对古代生活还是特别了解,但是他也明白富家多败儿个道理。

人讲理,那倒还好,如果人是个蛮横霸道的纨绔子弟,他们若是惹了,那才真要吃了兜走。

何况他跟双都没有受伤,就已经是大大的幸运。

听见他的声音,那年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朝他转了过

夕阳给他的眼瞳染一抹金黄,让他的俊逸又多了几分说出的神秘。

种时候,应禁暗叹一声,幅模样要是放到现代哪个明星的脸知道要迷住多女。

年还没说话,非又气哼哼地开了口:“哼!撞了人就想走?你可是把我大哥的头发都扯乱了!还惹哭小姑娘,羞羞!”

孩子愧是孩子,连责备人的话都么充满童趣。

年却没有看向他,而是一直静静地直觑

说话的时候,唇又紧紧地抿了起,脸的阴沉也因此更加明显。他往前迈了两步,抬起手,应才看见,他的手里还握一把长剑。

剑未出鞘,可是与剑鞘相连的地方却夹一片新鲜的残破草叶。

看样子像是匆忙插进去的时候小心带的。

过应及细思原因。

因为年竟然直接靠近他面前,用剑柄轻轻挑起了他的巴。

一惊,脑袋意识地往后倾去。

年皱了眉,沉声开口:“准动!”

意识地停动作,完了才由得心底暗咒,过就么三个字,他为什么忍住就乖乖听话?

,他往后撤了两步,确定跟年保持一定的距离,才再次开口:“请问位……爷还有什么事吗?”

除了个称呼,他还真知道应该叫他什么。

年看了一眼依然尽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双一眼,声音冰冷:“你为什么救她?”

为什么救她?

疑惑地看他,似乎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年难得有耐心开口解释:“若是方才我再慢一步,你现就死了。”

终于明白他惜字如金的话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爷还真是有意思,用他负责了还赶紧走人,竟然还特意留问他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也扭头看了双一眼,很自然地开口回答:“她是我妹妹啊?”

救她,难道要眼睁睁地看她被马蹄踩死?

或许是他的回答太过理所当然,年的唇免又抿紧了一些,表情让他看去像是有些生气。

“妹妹?你们会儿感情好,是因为都太穷,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年说话的语气里并没有带什么轻蔑,就像是陈述一个明显的事实。

一愣,还没说话,应尽已经一旁生气地疾喝:“你个小贼胡说——”

唰——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年拿剑鞘的右手猛地扬起,剑身过出一小断,却已经削去了应尽鬓边的一缕长发,把他剩的话也堵回了嘴里。

年目光冰冷的看向他,低沉的嗓音又带几分隐含的怒意:“再敢对本世子敬,次削去的,就是你的脑袋!”

世子?应心里一惊,赶忙把尽拉到自己的身后。

可他护弟弟的动作却明显惹得年的表情更加阴沉。

年的手伸进怀里,掏出几张纸,扔到他的怀中:“些银子,赔你的发带。”

银子?他扔过的是银票?

意识地捏紧了那几张纸,年却已经又身形利落地爬到了马

次再挡了我的路,我可会再手留情。”年冷漠地说完,目光突然盯的一点,过很快,他的视线又再次离开,策马继续朝前方疾驰而去。

当然注意到了他目光的停顿,禁也低头朝自己脚看去,才发现,他放胸口的那一枚扳指竟然混乱之中滑落出,掉了他的脚边。

只是刚刚的情况实慌乱,如果年的眼神,他可能根本会看见。

心底一惊,意识地把扳指踩

个小贼!简直蛮讲理!”尽拉自己那截了一半的头发,气得满脸通红。

“好了,他种人,咱们惹起。既然我们都没事就是一件好事。”应开口安慰,把手中的银票他的眼前摊开。

是什么是嗟之食的有志之士,眼,对他们个家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钱。

些钱对刚刚那位“世子”说可能根本算了什么,却可能足够他的家人吃饱穿暖好几年。

而看见银票的数额,他的眼睛也由得睁大了许多。

刚刚年扔给他的银票有五张,而每一张面的数额,竟然有百两之多,其中最大的那一张,面竟然写五百两!

种天降横财的事情,没想到竟然会有朝一日发生他的身

早知道是种结果,莫说是一条小小的发带,哪怕真让他现血溅当场,回到现代,能给几个弟弟妹妹留些银子,他也必再有过多担心。

么多钱?”尽显然也看到了银票的字句,脸也是一派的震惊。

他的肩拍了拍,把那些银票塞到他手里:“快,你带他们先走,快把银票送回家里,可别出什么差错,我稍微收拾,也赶忙回去。”

“哦……好!”应尽显然是真是被些钱冲昏了头脑,竟然丝毫没拒绝,就抱妹妹,带银票,领两个弟弟往家里的方向匆匆奔去。

三个小孩子半懂半懂,但也知道得了些银票肯定是件了得的大事,跟二哥身边,一个个脸都有几分惊慌与喜悦。

看见他们的身影走远,应心底才悄悄松了口气。

几块地离他们家远,中间也没有什么人家,他倒担心尽会出什么差错。

再说,他支开他们,也只是想把扳指捡起,很快就会追去。

他蹲身,赶忙把脚底的那枚扳指捡起,紧紧攥手心。

却没想到,他的手心却时候传一阵刺痛,紧接,就是一阵难言的眩晕,晕得他由得软软地跌了地

心里一个激灵,赶忙把手心摊开。

只见那已经染满了草汁的掌心里,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杂草划开个口子。

只是刚刚太慌乱,他竟然一直没发现。

而刚刚的动作,又碰到了伤口,那一处的鲜血,竟然就么沾到了扳指面。

用力地想要睁开眼,可是却抵过脑中的眩晕。

到如今,他能做的也只能是把那扳指握那只没有伤口的手里。

难道说……他真的要时候回去?

为什么他心底竟然涌起强烈的舍。

尽,争,非,双……他想跟他们一起。

他……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