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活埋

小说:我的律师前妻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libbyfoo 字数:2525

第二天中午 我去看时就出了事。

离我家二百多米家房子 昨天晚被拆了!

老太太坐地哭呢:昨就出去买菜,回来房子就没了!我天天在守着…… 就怕来拆!我不敢出去 不敢出去!…………真是缺八辈子德了………

屋里东西啥也没拿出来 跟砖头起狼藉片。她家位置正好在中间盖楼地方,我甚至怀疑都不是下了强制执行裁决强迁,执行最大可能是开发商行为。妨碍他们利益,他们是不择手段

我考虑是否把消息告诉,因为我知道万发生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坐地!我宁愿少得,也不想出事!没想到,到家却告诉我 胡姨家被强拆了!

咋知道?”

胡姨打电话告诉我 还要我小心点!”

“她家那地是太碍事,开发商等不得,咱家没事,盖完楼再对付咱都不晚!”

不晓得张**!他可是半黑道,我们那时候要想干点大买卖 多少都得有点背景,咱得防着点,我准备准备……”

过来!保险柜以前没告诉密码,是时候跟说了!钥匙我放……”

我说:老古董告诉我密码我也捅不开! 是不把金溜子小元宝都放里面了?

混球子 快溜!”

我只好学了遍,其实直到现在我也鼓捣不开那玩意。

打开保险柜 ,拿出来放地 ……

爹给大洋,唉!老东西就给么点念想咱家房子房照和地照,我都放袋子里了!拿好!”

别给我!”

“不给我给谁?小兔羔子!”

真要是来拆咱家房了 咱俩肯定玩意给我没用!”

别去!我把老骨头就扔那也不打紧……不过也在理还得给我收尸哈……嗯………我给大舅送去!”

我大舅75了,是真硬实,掰手腕我不使全力整不过他!就是耳朵背厉害 跟他说话得喊。过年时和我大姨父老哥俩见面唠嗑,大姨父80耳朵更聋。

“去年买卖咋样?”大姨父问。

是说 我脑袋咋样?可不行喽!老喽…脑袋总疼!血管堵了……”

…………

热火朝天 互相打叉二十分钟!把我听懵了……

“大哥!我把我家房子手续放!我要是有啥事,将来会有要!”喊。

"小琴!哥说 别跟他们较劲!就好好活着!都大岁数了………"

哭了:大哥 知道我,从小我就宁折不弯,咱那么打我 我都没哭过!说我胆子大,主意正!我想好了 豁出去了!他们要是敢动我房子 !我就跟他们拼了 ………就把我埋那吧!!!

大舅搂着边哭边喊:不行 不行!爹都没了!我是哥,我得管,不行那么干!可不行……

没听,放下房子手续就走了。李鑫打电话 让我取裁决。

“哥 不是我吓唬 回可不是闹着玩!我觉得我们领导对家够意思了!加了100土地补偿。特意在区里例会解释家土地情况。我跟算过 600多平门市 够吃喝辈子了!在拿百多零花………”

“兄弟,领导好意我心领了!我家老太太认死理,我劝了,没好使。”

我想起了当时城管强制执行我那小炮楼事,不能坐以待毙,我立刻写了起诉书,诉到区法院。我思量再三还是给前妻发了微信:诉期间,房屋能强制执行吗?她回:可以执行!

“怎么了?用我回去吗?”

“不用。”

又跟我说了好多事,最后说: ,到时候千万别吱声,就那看着,知道平时软弱,但是叫真着时 不管不顾说话,听不?

我眼泪啪啦啪啦往下掉:我听!我听!

“真要出了事,不许动!不然也得被抓走,烧纸都没有!听见没?跪!跟保证!”

我保证不了!谁要是敢动!我他妈弄死他……”

’啪’巴掌扇我脸!“是我子不?我敢不听?别哭!再哭我不认子!说,辈子准得遇到点事 不管大小,辈子不惹事 但出事没怕过!别东西咱不要,咱东西别也甭想白拿走………”

电话响了 是视频通话,我子。我擦了眼泪跟子说了会话,最后 子突然冒出句话:爸爸 有结婚对象了吗?

“爸爸没有 么问呢?是妈妈要结婚了吗?是和张老师吧?”

“对,被猜到了!张老师还说 以后得管他叫爸爸!我不想叫 ,我只想管叫爸爸………”

也许以前我又得难受 ,子叫别爸爸了,当时就念头:小子管谁叫爸爸 ,我也是亲爹!!

再没让我保证什么,只是默默收拾她东西………

第二天 我给我几朋友 同学打电话说 我什么时候要是打电话给他们 他们就过来用手机拍照 录视频。我也是做好切准备

天终于来了。

大院整被城管包围了,救护车,勾机停外边,拉起警戒线,围观里三层 外三层。附近总是起下棋老头们义愤填膺: “就想做钉子户!讹**钱!就该抓起来!判他三年!”

心不足蛇吞象!准是要太多了!肯定超过两百万了!”

懂不懂?就块地方,不要两千万得亏死………”

种屁股决定脑袋言论,我早习以为常。

马局也来了:大姨,咱俩进屋再唠唠。哪屋方便?

“来屋吧!”我们进了院里原来打更小屋,十多平,就张桌子几把椅子张床。

“大姨 也看着了,勾机都来了 今我们肯定得拆,我是真不想么干,可是我,老太太您千万别怪我。”

我听不出来是在气场夺,还是真想摘清责任 不演变成私恩怨。

数真是我能力范围之内最大限度,您老看看 也别口价 咱俩最后试试能成不,您老满意 我也不招埋怨!”

“别说来勾机 来多少,就市长省长来 也得该给多少给多少 !我要数不多,少分都不行!不就是强迁吗?可以,让推土机从我老太太身压过去吧!”

老太太又激动了。

我阴着脸看着马局,他也意识到是玩真,沉吟道:我加50,我再给150土地补偿 ,您老只要点头,咱签协议,我立马打款!咋样?

摇头,刚想说话,我拦住她,接着她话说:马局,样吧,您苦口婆心也劝了好多次了 ,我呢,确实有点死心眼,她就是不想要房子,省得将来事多,我知道们局里扣了**集团千二百多万保证金,您从里面划出800给我们 我就签字!

“那就没谈了!”马局走出了小屋。

我和妈妈跟出来 ,马局站在院里向在场读了强制执行书,他以为样就可以占领道德高点,用舆论压垮我们?别他妈跟我玩文字游戏!哥我小学三年级写学校宣传报,五年级就开始写情书,六年级作文天天被老师当范文在班念!

我当时说了啥 就不写了 写也得被屏蔽。我只记得最后目光扫过在场所有脸,说:块砖 每块瓦 都是我亲眼看着,摸着盖成房子!块土都有我淌过汗,流过泪,我看着它从平地到房子 现在又要看它从房子变回平地!它陪我走过辈子!我就是地就是我,如果们要拿走块地 就连我起带走吧!!很激动边喊 边摇晃~~慢慢倒在地……

下面段我不能说很详细了 因为当时我已经热血撞,失去理智,眼前只有影乱晃喊声四起,我听见有声音冲我喊:快去救妈!不孝子!快救护车!我对那声音喊:去逼!让白死才他妈是不孝!我想车撞死些狗 但是被几抓住了,我看见勾机已经转过来,准备拍那小屋顶了……

我万念俱灰! 我想为子拼死搏,想为保住辈子心血!但无奈苍天不眷顾我,将我生命中所有东西都拿走了!前妻蔑视我 咒骂我无能 背叛我,另寻新欢! 最亲爱子叫别爸爸!唯也离我而去 留我孤孤单单世界 又有什么意义!

我全力挣脱他们 大喊声:们就把我埋吧!!!头扎进小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