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后续,以及推荐三部作品

小说:假如我们不曾有如果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心若雨汐 字数:5472

“好久见泰洙哥哥,还真越老越有味道呢。” 那个女讪讪的扁扁嘴,如烟花般绽放着的灯光下,女眯着眼,显得格外妩媚迷

尹相弦惊呆,她怔怔转头,难以置信的望向身旁的泰洙。泰洙默默的俊熙,那张红光满面的脸上那双沉闷的眼睛里似出现一个透明的摩天轮。

“您好,阿姨。”望着晏晏而笑的女俊熙率先彬彬有礼的鞠一躬。然后他又兴奋的向自己的父亲泰洙。

“怎么叫阿姨呢,叫姐姐的,有段时间见就把一茬给忘吗?哥哥的儿,还真从小帅到大的呢。完全变成风度翩翩的男啊!两年见变化就么大,要今天巧遇,我还真怕日后认呢?”

“两个月前就见过吗?在我家酒店的电梯里。您说,来赴爸爸的约会的?我若没有记错日的话,那一天正东方的情节啊。来任何只要遇到我都会失忆,果然因为我个透明的缘故呢。”

“搞什么,说好替我保密的混小过泰洙哥哥,今天还照例有应酬吗?我和俊熙,还有身旁的两位小姐穿得都特别隆重呢?一定特别的商务合作,否则也会携家属出席吧。那我等着吃的庆功宴吧。”

的眉似皱非皱,乍一那双如春水的眼睛里渐渐蒙上一层朦朦胧胧的扉雾。眼个女来者善,尹相弦陡然一惊,她忘记脚底下的地面有细微的凸凹均,于她跌跌撞撞的飞身扑空出去。

那个女也并非经世面的,她抓紧泰洙的胳膊,另一只手扶着大门站定,动作大幅的急转身过后,没有站稳的泰洙只能出于惯性抱紧怀中千娇百媚的女,而他略怔的唇片刚好吻过她的发顶。

习习夜风里,

酒店大堂里的众瞠目结舌的泰洙将女抱在怀中的唯美画面。

魔法般的定格里,一直被无视的尹相弦的嘴巴慢慢扭曲,石化。

好意思,哥哥受惊。”女说着,故作忸怩的甩开泰洙扶住自己的双手。

泰洙一把推开,然后小心翼翼的整理着被女揉皱的西装。

尹相弦被女身上独有的玛格丽特清香包围着,一时间酸意一阵阵的往头上涌,她瞪大眼睛,直直的逼视着那个女欲语还休的嘴脸。

怎么回事?泰洙回答我!”

尹相弦愤怒的瞪着泰洙,歇斯底里的嚷道。

位女士谁啊,竟敢么大声的和泰铢哥说话!”女微挑眉毛,淡淡的打量起尹相弦来,一边紧盯着,一边将紧身的裙裹紧些。

“管屁事,少掺和,该死的野狐狸。”

说谁?”

“别告诉我,酒醉后认识的老朋友?泰洙!”尹相弦眼露怀疑,心却再也沉住气,她的目光紧紧的盯在泰洙的身上,加重语气又问道。

泰洙大惊,着眼前女的目光都霍然变,他傻傻的着女,张大嘴巴,就连目光也颤抖起来。“相弦,我,我。”事业做得如火如荼的泰洙突然连解释的口气都严重足。

在想什么呢!”

在想情节那天用怎样的理由搪塞我的吗?”

尹相弦的火一下串到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中。就连颤抖都变成泛着凉气的森寒。

应酬,万恶的应酬。原来的应酬只有笼络一项,或者说脉圈里也包括四的女。”

她半愤怒半讥讽的嘲弄道:“次真挑战我的极限呢?一位小姐还能自由出入酒店的老朋友,泰洙,我失望,如果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么有兴趣,当初应该哄骗我离婚。难真的像们CGH里们传的那样,只出于权衡吗?”

酒店里的音乐声如**般喧嚣而起,尹相弦的胸口晕晕发沉,即便身后便旋转的玻璃门断吹进凉爽的风,但她还憋得透过气来。尹相弦的冷笑里带着淡淡的屑,她环视着四周后,再次用犀利的眼神回望着泰洙。

酒店大堂死寂一片,

那些侍者纷纷紧张万分的低着头站在台里,而刚刚还忍着想笑的冲动的俊熙、泫雅也如木雕般茫然的着雪如雪色,唇如碎冰般嫣然一笑的尹相弦。

“泰洙哥哥,位小姐谁呀?她为什么么说,我做错什么吗?那我替泰铢哥道歉好,抱歉打扰,打扰。”

“记得错,刚刚位小姐只说跟侍者说来赴朋友的约,然后又显摆的到VVIP通道晃一圈,想着怎样避开我,只和泰铢哥打招呼吧。如果她也今晚的客,我想我要失陪。抱歉,我有个怪癖就平生最讨厌自己的男和红颜知己交往过密,所以今天桌席我没心情吃,再见。”

尹相弦发着脾气,一把扯过被俊熙拿在手中的提包,转身走出酒店。

“一起走。”

尹泫雅强忍着心底的兴奋,跟着尹相弦走出去。很明显,一切都俊熙搞的鬼。泰铢恶狠狠地俊熙。

。”

“犯规也比赛的一部分,难道当年我刚刚学跆拳道的时候,爸爸样告诫我的吗。爸爸以前辈的身份叮嘱我说赛场内外都只重胜负,若想赢,论光彩与否,会障眼法也可以,论出拳否残暴,赢就行。我很受启发呢。告诉我,眼中都只有优胜者的名字,而失败者无在意,难道爸爸自己都忘记吗?爸爸,今天我赢,赢得很漂亮。我只想告诉出其意也要有个很关键很漫长的过程。”

泰洙的眼中充满怒火。俊熙从容的耸耸肩,大步大步的走出酒店。

俊熙要去哪?”

泰铢气得瞪大眼睛。就连语气也强悍起来。

顿饭显然大家都没有心情吃,可我依然饿着肚呢,啊,好饿。”俊熙开心的晃晃车钥匙。

“要想干大事,还得顾着父亲的脸面,么愚蠢的想法也就泫雅那种头发长见识短的女能干出来。”他在心里愤愤的对泫雅说道。

*******

绘英一边胡乱喷着男士香水到头发上,一边朝自己工作室走去,当他在工作室外面的公共洗手间里很自然的掏出漱口水,认认真真的漱起口的同时。一个蓬头垢面的男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咳咳。”绘英差点把漱口水咽下去。

“吓死我怎么搞成个样的?魂守舍的一贯的做派啊,世勋。”

“有心事,要今天工作室早点收工我请客我们去胡桃里戳一顿去。”

“谁说的有心事,过就而已。个铁公鸡一样的老板只知道压榨,我还等着吃的一顿饭吗?然后,给一个找后账的机会,我好拼命为创效益。我都困成说给我半天假。”说着世勋故意使劲揉揉快要睁开的眼睛。

么说,明天我就把牌匾卸下来,改成绘英和世勋的工作室,或许就叫世绘怎么样。”

世勋假装还没有睡醒的样懒洋洋的打个哈欠,着世勋快要合紧成细缝的眼睛,绘英没说话,就样两个一起向坡下的工作室走去。

“哎,兄弟,我听说珍恩的档期又被花英一个顶替。”

“嗯。”

“我听说珍恩去学校找哭诉,正好被泫雅撞见吧。”

“嗯。”

“泫雅的母亲之前找过?”

疑惑只暂时的,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逃脱绘英的眼睛。

说我都知道泫雅的母亲会说些什么,一个攀高踩低的女那点心思能瞒住别?”

“绘英工作室我还有一个加急的广告单没有打出来,非常急,我得马上去做。”

“还能有什么事么着急,我作为老板都没有么急。”

“要然明天再做吧,已经很晚,我说请客就一定会找后账的,啊,世勋。”

等绘英说完,世勋朝着绘英工作室一路小跑起来。

刚刚听世勋一道的哈欠连天,绘英也觉得双脚沉重少,他趿拉着鞋慢慢走下坡。

俊熙仔细想想晚间8.9点钟还能继续营业的地方真心多,但总能为多耗一会儿就去酒吧或网吧,就样打算着的俊熙走进眼前的一家24小时连锁便利店,他随便从冰柜里拿一罐牛奶,一边站在超市吧台前结账、等着桶面泡好,一边扬起脸一口干冰牛奶,坐在店里吃东西很无聊,俊熙拿着桶面,坐到户外的桌上。吃起泡面。

从远处跑来几个小孩,也就七八岁,他们手拉着手在一旁吵闹开

我玩玩,都拿着玩好久,说话算话,应该被大灰狼拖走的坏孩,坏孩。”

“哎呀,干吗啊,家里买呗。再说泡泡龙才多钱家又起。”

我玩玩,我就要玩那个,都说借给我。我管,管。”

随着小孩的嗓门逐渐提高,刚准备继续吃的俊熙的目光顿时变,他翻翻眼皮,丢下桶面,急着打断道:“喂,小鬼!知道对着别的食物叫嚷很礼貌吗?们的口水喷进来,我还怎么吃。”

小孩们僵在原地,俊熙和他放在桌上的桶面。

“嘘!别在公共场合大吵大闹,难道们的父母么教育们的吗?知知道没有礼貌的样着很low。”

其中一个孩瞬间被吓住,他哇一声大哭起来。“妈妈,妈妈。”

一瞬间,俊熙的脸上闪过孤独。

“嘿,小鬼,在跟我炫耀有妈妈吗?我在个年纪也有妈妈的好好?天哪,我的天哪!!!”

“妈妈,妈妈。我要找妈妈。”

紧接着另一个小孩也都跟着哭起来。此起彼伏的哭声如同闪电在便利店的门前炸开,混乱的轰声哭得俊熙喉咙僵硬,他忍无可忍的之下,终于对小孩下最后的逐客令。

“挑衅吗?嘲笑我没有妈妈吗?憋回去,都给我憋回去,闹够没有!!!”

俊熙,干什么呢!”

便利店门前的那排白杨下,泪痕般迷离的月光慢慢胧出一个淡淡的影。而那道极静极净的声音便那道影发出来的。

来得正好。着迎面走来的绘英,一副清爽干净的样俊熙挺直脖颈,他紧紧咬住嘴唇,用吸气取代声音中的哽咽。

“只很讨厌喧哗而已,还有我现在一点也喜欢小孩,真一群小魔鬼。”

“要都说年头的小孩都很可怕呢,没伤着吧?就连孩动手,我们做大的也只有挨打的份,毕竟小面前,有嘴都说清,只能被碰瓷自认倒霉喽。亏得孩家长在,要然怎么也得兴师问罪一番。”

俊熙深深的望绘英一眼,绘英的回答就像触电一般,他望着夜色下长身而立的绘英,俊熙从清瘦的面容、幽黑黯然的眼睛,还有淡然的眉宇间都流淌着极度疲倦。

来伤得轻。”

“最残暴的攻击攻心,我学么多年跆拳道,还几个孩给我上样一课。”

俊熙。”

绘英心中大惊,他淡淡的打断他的思路。

泪意汹涌着要冲出他酸胀的眼眶,即便心里有千言万语,但话到嘴边,俊熙还释然的自嘲道:“吗?别说出去,我的对手要发现我的软肋,我可比。我怕孩怕得想结婚,未来也想有自己的孩。”

月光下,俊熙的背影挺拔魁梧,他走到便利店的台阶上,脚步停又停,然后他再默默的绞着光洁的手指,一步步退回到桌前。

“知道,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况,给我打电话。”

“呀,臭小,连起我。”

俊熙面色冷凝的盯着绘英厉声道。

“别误会,在做绘英工作室的同时我还绘英画室的老师呢,对付孩,哪有比教师还在行的。”

着俊熙微微僵住的神情,绘英对他微笑的致意道。

“哦,样啊。”俊熙恍然大悟,他一声吭的擦过绘英的肩膀,咂咂嘴,大G又启动

********

直播间新晋男团MO-FIVE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几首原创新歌,来找妈妈的娜在各个直播间到处游走。认出娜的网红大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话筒热情的和她打招呼。作为网红孵化场老板女儿的她每天下午开始都最辛苦的,娜要匆忙应付着,最终来到演艺厅特别搭建的舞台上。正进行电视台节目彩排的歌手拿着麦克风,跟她打着招呼:“娜小姐,辛苦啦,哥哥的吗?还带么多甜点,虽然我每天都得按照妈妈的要求严格控制饮食消化的好意,但我还很开心啊。”

娜管么多,一心只想着已经好久没见的妈妈。

“没到我妈妈吗?”

“什么?来找哥哥的,我白高兴啊。亏我还满以为犒劳我们的节日工餐呢。”

时,娜的电话响起来。

老板的电话吗?”

望着娜被旋转的霓虹映红的面庞,歌手垂下视线,伸出右手似乎想要揉揉她蓬松的头发。娜下意识的闪躲开他的手。

“呀,娜,存心报复我和那个男歌手在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呢?”

“我和男歌手还能做什么?我帮助理点忙而已。毕竟自己的买卖,方方面面。。。”

虽然一阵惊骇下,娜的心紧张到行,但她还力持镇定的回答道。

“只帮忙,过还小心点,要传出绯闻来吧。”

“传出绯闻,怎么可能,在我身上按眼吧,朴星河!”

“什么电眼啊,我那么有心机的吗?过眼前到的提而已。”

“眼前到的?,呀,朴星河啊!”

娜手握手机四处张望着。

仿佛感觉到他的目光。娜下意识的朝他的方向转过头来。

左边经适区一侧的嘉宾席,只见朴星河正微笑的着自己。他笑容温润如玉,眉眼如仙入画般美好。娜的心情明媚少,她急忙的朝立身嘉宾席中间的朴星河跑过去。

“星河哥!”只见娜眼似骄阳,唇如落樱,她兴高采烈的喊着。

“小心点!”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进来的?”

“来一会儿,刚刚在门口见到伯母。她还特别嘱咐我,今晚约会多刷点她的卡。”

“管那么多,总之星河哥,我很想呢,三天见都会受的那种想。”

“我也。”

“我更想!”

星河一把抱住娜。娜被星河揽进怀里,幸福的笑起来。

“以后可许冷落我,学习也好、学校活动也好,为我,必须都推。”

“好,就么定。明天一早我就拿着行们公司做签约主播。”

说未来的女婿上门做直播,伯母会会付三倍薪水呢,要捧我做一线主播吧。”

熟悉的气息在两个的呼吸间剧烈撞击着。

“当然可以,如果家里那位茄脸的公公同意的话。”

娜翻着白眼推开星河,着头上戴着精致蝴蝶节的娜可爱得么有魅力,星河扑哧笑出声。

“说吧!有什么想吃的?日料韩料还泰式的,我请客,走吧!”

刚才还在找妈妈吗?”

“现在重要的她而,所以说就算在学习,也得空一半脑在我身上。明白吗?”

“快走快走。”

娜一边撒娇式催促星河快走,一边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着天下第一活宝娜,星河喜滋滋的跑过去握住娜故意交叠在身后的手。

“对,我妈她给的那张卡呢,快拿出来,我知道密码。”

说着,娜伸出手。而朴星河则趁机迅速抱住她的腰,两个的脸靠得有点近,星河冲娜邪恶的笑笑。“我没说接啊,所以同样身无分文的我们今天回我家里吃吧。”

娜很认真的点点头。

*******

朴星河家里,

星河和爸爸正在厨房忙碌着,沙福罗鸡、大虾苏夫力、糖酱煎饼、酸黄瓜汤、黄油鸡卷,论起手艺那都一般的娴熟。他们平日没少准备样丰盛的吃食。娜坐在餐桌前,张着大嘴着一切。星河一边在爸爸手底下帮厨,一边时时的对娜说话。

“平时在家爸爸经常为我们做海鲜汤、蛤蜊汤、葱头汤。过听说我的宝贝公主娜的最爱酸黄瓜汤,爸爸特地学很多遍,所以无论好坏还请要嫌弃。”

“哪能嫌弃,起来就很好吃的样!谢谢伯父。”

着朴星河小心翼翼的将酸黄瓜汤端上餐桌,只消一眼娜便搀的快要掩口水

“好吃就多吃点,如果实在喜欢,以后我也会试着为做的。”

娜陶醉的瞪大眼睛,然后突然哈哈哈的笑起来。

“可说的,没有强迫。伯父就可以为我作证。” 听着对情侣的回话,他又一笑。

“记得最爱吃的大虾苏夫力,快尝尝味道如何?”

“小,挺会谈恋爱啊。”

会,而爱情也需要有仪式感助燃一下。”

“对对对,星河说的都对。”娜兴奋起来,眼睛亮亮的。

懂,只有们年轻才喜欢谈恋爱,喜欢浪漫。”

“爸爸觉得生活太枯燥吗?”

“难道希望我也找女朋友?”

“我反对。”娜停下,她紧忙凑过来,目瞪口呆道:“伯父有女朋友,我们就么其乐融融的吃饭,而且比起新的家庭,我更希望您能将全部精力放在星河的身上”。

娜的眼神有些深沉,她肃然说道。

“知道啦,我过随口调侃一下。过,我倒希望能早早抱上小宝贝,们成家走,我总归还有点乐趣。”

“哎呀,个意思啦。”娜羞红脸,好意思的呛一大口汤。

*****************************************************************************************************************************************************

推荐好朋友缘墨的《重生最强丹帝》:东方雪漠萧的《弦月至尊》;以及最近正在参加端午龙舟赛的大兄弟林1987的最新力作《都市至尊神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