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 命运之笑

小说:阿米娜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赫兮晅兮 字数:2070

撒贤才所表现出气概,让阿米娜觉得他挺男子汉。如果因为他冲动,让父知道后妈对自不好,那她说什都不会原谅他。看到撒贤才那流血手,阿米娜疼。印象中,自从这哥哥进入这家门,从来都没与任何人争过什,抢过什。他大多时间都悄无声息沉默中度过。些时候,他几乎会让人忘记。不过,今天发生事情让阿米娜对撒贤才突然看法。她觉得他除不爱说话,还非常大特点,那是善良,很富正义感。

阿米娜觉得后妈对自不好这件事情上,撒贤才做得似乎都大义灭架势。她真搞不清楚这是什原因。她些奇怪,对待自事情上,撒贤才与他妈一点都不一样。她一种明显感觉,撒贤才确像哥哥。他对自,让自那冰冷忽然会一丝暖意。不过,这种暖意像风一样,一掠过去

吃过晚饭,撒贤才回到房间。一人想一想今天所发生事情,他里好像一只猫抓一样,特别难受。他觉得自美好想象仿佛他看到阿米娜受伤一刹那而全部破灭。阿米娜那淤青胳膊不断地眼前闪现,她那悲伤而痛苦表情,不停地刺痛着他每一神经,让他久久不能平静。他想都不敢想,阿米娜痛苦都是母造成

撒贤才觉得人生又与自天大玩笑。他真不敢想象未来事情会发展到一程度,不过,他真为母行为担

一想到这里时候,过去那许多往事又一次出现眼前。他忽然觉得父吸毒是与母一定关系

时候,自听到最多是母数落父。母经常会很忧愁。忧愁之余,会唠叨着说父没本事人。父听到母数落时候,整人都似乎不好。父过多反驳母,只是一人默默地忍受着。父很气愤,气愤地不光是因为母势利,更气愤是父不知道自该干些什

或许,父原本认为,他老实人,过平稳生活很好。可是,最可悲是父老实人却不甘老实人。

不甘老实人其实也没关系,父只要踏踏实实地先去做好自事情也不会。可悲是父一味不甘中想去寻找一种精神解脱时候,却让毒贩子给他灌上毒瘾。一吸毒,全家毁。父毒瘾,母也不再唠叨。母虽然不再唠叨,但是,父却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直到他死时候,他眼神中都充满是无限怨恨和不甘

撒贤才觉得父些可怜。父一直以来都是爱自,只不过自从他吸毒之后,自些远离父。撒贤才想,父经历怎样痛苦过程,然后,才离开世界。人们说,孤独痛苦是生活常态,难道这是生活常态。如果生活常态真是这样,那一人活世界还意义。

想到这里时候,撒贤才感到里难受至极。他觉得如果生活能重新给自一次选择,自一定要宽容父近父,即使他要离开时候,自也要陪伴着他,让他不再孤独和痛苦。

撒贤才觉得自不应再这样沉默下去,自一定要努力让母知道,自里是很喜欢阿米娜。也许,母知道思,母会对阿米娜好一些,也许还是这样子。他思来想去觉得,无论如何,他都要去努力改变这里正发生一切。想到这里时候,他突然感到自情一下子舒坦许多。

马金玉一边抱着阿娜妮玩,一边对妥雅芝说:“雅芝,我怎感到撒贤才那手不像是碰,是不是这孩子最近遇到事情?”

妥雅芝说:“刚才他不是说是自吗?”

马金玉说:“孩子那样说,我也没详细追问。不过,凭我经验,他拳头应该是打硬东西上,碰磕伤。”

妥雅芝一听,里立马担起来,她急忙说:“你怎肯定,他手不是他自?”

马金玉说:“我觉得他那手,伤一些情绪?“

妥雅芝说:“你只管说好吗?你越说我越些糊涂。”

马金玉说:“你看过武侠片吗?古代练武,会用拳头去打树,去练拳,拳头凸起骨节都要打平,而撒贤才手正好是伤拳头上那几骨节上。只挥拳出击,打硬物上,拳头才会那几骨节上受伤,如果是不小,不可能那凑巧。或许是我想多,不过,我觉得你一天家,还是多留孩子,别再出事情。”

妥雅芝没想到马金玉是这细,忽然,妥雅芝感到些脊背发凉,突突乱跳,她迟疑许久才说:“这孩子一天不吭不哈,不会事情吧?”

马金玉说:“你还别说,不吭不哈那种人,时候,遇到一些事情想不开,或许会出大事。你还是留一点好。”

妥雅芝说:“你怎越说我越害怕。我现过去再问问他。”

马金玉急忙说:“你真是,说风是雨。这,孩子都睡。你去问什。如果他愿意说,晚饭时候,他早。”

妥雅芝说:“那你说怎办?”

马金玉说:“明天,你多观察观察,或是与孩子沟通沟通,还是要多关。”

妥雅芝说:那按你说办,明天,我与孩子谈谈。”

马金玉接着说:“马玲珑学校,阿米娜家,你还要多费。阿米娜最近表现得好吗?”

妥雅芝一听马金玉提阿米娜她是一紧,她急忙说:“阿米娜,能不好吗。都好着呢,是平时里我要求严一些,严严一些,我也是为她好。一女娃子,再过几年都到出嫁年龄。现,不好好教教她洗洗涮涮,缝缝补补能行吗?等她出嫁时候,什都不会,那让众人怎数落我这后妈呢。”

马金玉说:“还是让孩子先好好上学吧。孩子如果真真地学不进去再说吧。”

妥雅芝说:“等到时候,恐怕一切都晚。家里事情我呢,你只管放。”

马金玉看看妥雅芝,说不上欢喜。他看看怀里阿娜妮,轻声说:“天色不早,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呢。”

妥雅芝,没说话,熄灯,搂着阿娜妮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