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五章 就是这里!

小说:伴生神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听流520 字数:3171

三年光阴悄然逝去,荒域又初春,万花已点亮季节。

无名身在花海,用感悟宗门守护大阵。原本可以使用九彩之珠,然而弃之用。

古依依完善过守护大阵。大阵分为三层。

第一层为花海,花海里有六个阵基,奇花成圈,圈内之花各相同,四季常开。

美丽之花,馨香扑鼻。然而异香混合,那醉人香气就致幻毒物。身入幻,大多数人发疯就自残。

第二层为万毒阵,阵基为四座奇峰。山峰内部有毒蝎之王,毒蛇之王,毒花之皇,毒草之皇。

触动万毒阵,蛇蝎引领万虫攻击来犯之敌,连深潭里游鱼都会跳起来咬人。同时间,所有花草树木都会染毒,避无可避。

第三层为魔阵,阵眼就在万花阁。

魔琴,风吹琴吟,人尽音绝。

花海入幻,万毒噬,魔吟扰魂,谁能闯过天魔舞?无名轻声叹息,前后失败六次,第七次才闯过魔阵。

败在情字上!

曾今修习袭杀之,花魂让数次体验美人关。

那时候,纯净毫无旖念,虽然闯关期间闹出少笑话,但始终没有彻底失败。

无名远看花海,吹风走过万花摇曳,那阳光闪烁起来,柔和之光幻化出百灵、古依依的倩影。

双眼略有迷惘,喃喃自语,“最终脱困因为觉醒,而拥抱真情!”

“依依,算准会尝试破阵吗?”

以前深爱过谁?”

古依依留下的画作里其实还有一幅,那一名青年的画像,画中人英俊挺拔,笑容迷人。

“潭,月影......”

无名研读过宗门诸多典籍,思索前后已然明白,许久以前古依依也有深爱之人,那个人就她的师兄方天和。

方天和娶同门师妹为妻,后来,夫妻两人突破人帝时双双化

古依依终身未嫁。

无名有忧伤,苦笑一声,若非的眉目和方天和有些相似,那早就死在手里?

轻轻摇头,再多想,转而思考闯阵之事。

人性复杂,只要人内总有阴暗面。魔阵针对人性弱点,诡异绝伦,寻常强者根本无法破解。

无名自然也没有成功。

因父母和爷爷被困阵中,面对亲人无法挥剑。就算那意念虚影,愿意斩下。

当百灵从花海走来,在魔吟里数次苦痛,选择遗忘。

当古依依跳起天魔舞,无法抗拒。莫名其妙就会拥抱对方朝后倾倒。

无情者被无情灭杀,有情者为情所困。数度肉身欲望,无名只贪真情,最终脱困。

一途,魔阵给少启发。

天魂经过天河洗礼,无名的生之意志就日月轮转,永沉沦。

经过大阵磨砺,性更加通明,灵魂更加纯粹,修为也稳固下来。

半月后无名回归闭关地,将凤凰炉的品阶提升至人帝中期。

也为宗门和身旁之人炼制多种武器丹药。

生活忙碌而又充实。

洞窟里,和宛月先后觉醒,两人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找寻。

无名身在洞府核,纪英汇报后悄然离去,终于得空煮茶。

刚放下杯盏,奔来,转眼就扑进怀里。

眉目全牵念,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无名愣了愣,那瀑布般的黑发倾泻在自己肩头,只觉对方身躯微凉,呼吸兰。

轻轻拍了拍的后背,而后为她理了理黑发,她异常宁静。

这时,宛月缓缓靠近,她看着两人意绪明。

慢慢起身,柔视着无名,“没事就好。”说完,她那没有被石花掩盖的肌肤有红晕浮起。

无名看了看她,再看去宛月,笑:“们安然觉醒,就放了。”

宛月犹豫着坐在无名身旁,她宁静看去对方,“们很担。”

无名叹一声,柔声:“对起!”握住两人的手,一只手因为石花粗糙而冰凉,另一只手柔弱无骨温润玉。

手臂微抖,宛月容颜飘红。

三人沉默许久。

无名轻轻放开两人,而后为两人倒茶。缓了缓:“想们都突破至人帝初期。”

“也好,武器都准备好了。”

已有飞花落羽。”“那彩虹剑就给宛月。”说完取出一柄精美之剑,剑身银白,彩光闪烁令人目眩。

“帝器!”宛月接过彩虹剑轻轻挥动,剑光闪烁,周围有彩虹浮现。

她满眼笑意,“好,喜欢!”

拉着无名,幽怨:“能偏。”“呢?”

无名笑:“都有!”说完取出两件灵宝,优先交给一件,随后再给宛月一件。

认真查看,她只觉面容发烫。宛月用感知,她又开始脸红。

两人相视一眼,神情羞涩。

两件灵宝一模一样竟然意蔓幻形衣,入手温润柔软,轻薄无物。

宛月看着无名,美目闪烁,“,就炼制了两件?”

也看着,莫名:“怎么想着炼制贴身之物?”

没有多想。”无名苦笑,“材料有限,一共炼制出三件。”“另一件要留给胡尔姐姐。”

“意蔓来自万花帝国皇室,宗门以三枚帝级九转凝魂丹换来。”

真舍得!”轻叹一声,“整个龙腾下浮地只有六株意蔓!”“意蔓之藤,百万年才会吐丝。”

无名认真:“意蔓幻形衣防御无匹,可以硬抗人帝中期全力一击。”“这样,少。”

宛月笑了笑,“它可以随着意变幻。”她红着脸又:“穿上它,瞧瞧。”

无名扶额,“用!”缓了缓又:“宛月,先回地下城。”“就,明天就走。”

作声。

行!”宛月神情满,“要赶们回去?”“回避?”

无名虚,连忙解释:“这里有八艘帝级破军,地下城四艘,余下四艘由交给皇室。”

“还有多艘皇级破军,就由交给胡尔姐姐。”

“另外,这里有一些武器和丹药,们交给唐非,丘山等人。”

“那呢?”看着,眼波流动,“从洞窟折回这里,回味温存?”

无名苦笑,“在这里对万花帝国发难。”“同时,要着手圣丹城之事。”“另外,去一趟仙踪秘境。”

宛月笑了笑,“听说,仙踪秘境全部女子。”她顿了顿又:“多问,们明天早晨就出发。”

男人以前总惹桃花,那女人一定会往坏处想。无名叹一声,宁静:“好。”“万花帝国应该着急了。”

言说之间,纪英到来,她在洞府外恭敬:“老祖,有事汇报。”

无名神情温和,“进来吧。”

纪英缓步走近核,瞧见三人在望月台边品茶,也瞧见两人手里的幻形衣,她眸光闪烁,“老祖,万花帝国大臣孔羊求见于。”

已在荒域外围等候。”

无名笑:“见!”

纪英双眼宁静,“遵命!”

无名示意纪英坐下,而后问:“乾长老有没有消息。”

纪英安然落座,她看了看宛月之手,又面对无名,认真:“乾芝回报,同人陆地境内尚云堡所有分部都被破坏。”

“目前们已经组织力量反攻。”

们挑动兽族和尚云堡双方。”“京岭率众追杀尚云堡弟子。”

“有一点值得注意,尚云堡核弟子天河刚突破人帝。”“京岭和大战一场,胜负未分。”

无名思索:“即便挑动,京无缺也会报仇。”

“京岭亲自出手,应该能猜到的意图。”

纪英看着无名,眼里掠过些许畏惧,她整理思绪:“们在同人陆地大量兑换珍稀炼器材料,同人帝国皇室已经警觉。”

“当前,同人帝国皇室和万花帝国皇室开始交恶。”

无名笑:“好!”“荒域就一柄显眼之剑!”“现在万花帝国有苦难言!”

眼眸清明,“纪英,向整个龙腾下浮地发出消息。”

“宗门将在圣丹城拍卖帝级中下品丹药,然后在万花陆地境内拍卖帝器!”

纪英想了想:“!”

无名取出一件灵宝,递给对方,“这五轮手套,帝级初期。”

“谢谢老祖!”纪英眼眸亮起,她双手接过,手臂因激动微颤起来。

和宛月也好奇,两人朝纪英手里看去,只见手套轻薄透明,最显眼之处就那五条银线。

无名看了看三人,解释:“五轮手套以通天木的核年轮炼制。”“手套具有静止效果,五条银线可以催发掌力引毒丝。”

又取出一个乾坤葫芦交给纪英,“里面有武器和丹药,就按贡献度分配给长老、执事等。”

“宗门弟子所需就用储备来分配。”

“另外,核弟子陆续召回,然后分批次潜入灵境秘境周围。”“让们保护好自己。”

纪英笑:“好,尽快安排。”说完,她行礼退去。

无名起身看去望月台,新月入水,水影清晰而又空灵。抬起头,自语:“月牙湾帝国战事,也该结束了。”

沉默半晌,走向和宛月,宁静:“去洞窟修炼。”说完缓步离开。

宛月游身而动,拦在无名身前,她没有说话,只容颜娇艳,红晕胜过万花之色,唇上色泽远超花瓣之彩。

也靠近,挽住

无名感觉身躯在抖,手臂异常用力,她低着头神情紧张,似乎抗拒着什么,又倔强着什么。

头突然就狂跳起来,无名呼吸稳,握住的手,想着温柔挪开。

然而抓得很紧,她缓缓抬头,双眼有些红,瞳孔深处全深情。

无名看了看她,再看去宛月,急:“可以!”“在这里更可以!”

宛月拂手而出,隔绝一切。她也挽住无名,幽怨:“这个地方,喜欢!”“就这里!”

们,怎能这样!”无名里发苦,想制住两人。

念动之间,已经将拥抱,那冰凉身躯让坎软化难以挣扎!

无名被两人拖走。

总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已被那冰凉之唇盖住,紧闭双眼,底全负罪感觉。

清晨,柔和光线照在望月台。没有人打扰,无名优先醒来。

看去和宛月,略有迷惘的双眼渐渐清明,只坎突然又颤了颤。两人还在石床上在熟睡,悄悄溜走。

另一座山峰内部,六十多艘皇级破军已组装完毕,门炼器师和弟子都满脸笑意。

众人瞧见无名到来,纷纷行礼,齐声:“拜见老祖!”

无名微笑点头,目露欣慰,“未来可能有更多强者加入荒域。”“这段时间还要辛苦们。”

“当然,们可以优先炼制自己需要的武器和丹药。”

众人听闻,欣喜无比,“感谢老祖,们再接再厉!”

无名笑了笑,随后将皇级破军全部收走。

这时,纪英带着几人找来空洞,她缓步走向无名,恭敬:“老祖,新选拔出六名长老,请审核。”

说完看去炼器师和弟子当中,笑:“江翼,计明远们也过来。”

六名新选长老站成一排,纷纷朝无名行礼:“请老祖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