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一步杀一人

小说:龙空争霸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羽菩提 字数:4620

七天后辰时,中央广场流如织,一如平常。

发现,位于广场正北主府,迎来了王朝级别车驾,瑶主正式以王庭御史身份,进入主府,立刻召集盘龙各方势力,议事。

消息不胫而走,像是长了无数双翅膀,不到一个时辰,整座盘龙震动!

议论纷纷,原来那些传说竟是真,果然一位主驾临盘龙

很快,面色仓皇主府官吏,如飞前往赵报信去了。

如今主乃是轮到了赵,名义上便是赵主。赵、李、曹和慕容世构架差不多,是年富力强中坚一辈管理族事务,年事已高族长在后面垂帘操控。

突然行动,完全出乎赵高层预料,他原以为主一行在进入盘龙之后,没第一时间发难,那就表明没怀疑到三头上,至少也是苦无证据,早就松了一口气,认为翻不起什么浪花。何况,蒙面凶徒是从外临时调集来,早已遣散,甚至与盘龙所瓜葛者被密令灭口。

至于六强者自然不会被灭口,也妥善做了安排,早早潜出了盘龙暂避风声。

几日里三族没少密会商议,觉得最危险时候已经过去了,无论主此行奉了何等王朝旨意,因为发生了龙蠡湖一事,慕容族总是脱不了护佑不力干系。只要三不自乱阵脚,盘龙翻不了天!

何况,瑶主虽然尊贵,咱在王庭里面也不是没靠山,要不,怎么第一时间便获得了主跟随慕容族一起返程情报呢?

至于慕容弘智那个傻蛋,提供祸害兄弟情报,仅仅是帮助他锁定了具体时间和路线。

所以,赵主第一时间听闻消息,便感到事情好像没想象中简单,主忽然高调亮相,究竟是何意呢?她不是应该忍气吞声,一面按兵不动,一面派向王庭请旨吗?

毕竟主此行真实目,王庭那边始终没传来确切消息,似乎是唯一漏洞,存在不确定因素,想到此,赵些惴惴不安。

毕竟作恶心虚,他立刻派去那两探听消息。

很快,曹、李高层便赶了过来,他也觉得事情些古怪,最后三紧急磋商,做了两手准备,部分高层随主去主府议事,另一部分则暗中调集批内门强者,外门弟子,准备战。

一个时辰过后,三高层来到了主府。

议事堂中,尽头玉石丹墀上,金灿灿主宝座虚位以待。

主在那宝座边上,临时另设了一个宝座,一个高坐在上。身后,站着两个年轻,不用说,应该是从王带来内侍卫!

丹墀下方,站着龙蠡湖一战幸存二十余名侍卫,稍远处,肃立着四五百,以慕容弘仁、慕容弘信为首,乃是一众慕容太上长老、宿老,顶尖强者,各个血气澎湃,气势强,几乎是天丹境甚至以上强者,可以说是整个族精英尽出!

当三一百多,在赵率领下,摆进入议事堂那一刻,立即感到一股子浩如山岳煌煌威压降临!三不由色变!

好强王者之气,肃杀之极,好像要颠覆苍穹!

主(兼现任主)心中顿感不详!

可是,再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已经迈入了堂,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走在巨议事堂中,他觉得段路格外漫长,每个心跳加剧,脑筋飞快运转,判断可能发生一切。他开始后悔,天杀,要是知道慕容族狐假虎威,召集了四五百顶级强者,老子也要多带些手。

不过,当李、赵、曹那些目光看到主背后那个极其年轻侍卫时,立刻勃然色变,如遭雷击!

怎么是他!

叶无殇早已声名远扬,在四千万盘龙更是无不知,主虽然多没见过真,可是通过各自情报网络,已经见过叶无殇拟真画像。

一次龙蠡湖刺杀行动,之所以功败垂成,完全就是因为横空杀出了一个叶无殇!跟他脱不了干系!

所谓仇见面分外眼红,主见到真,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生撕了叶无殇,然而,种场合,肯定不行!

稍微冷静下来后,他不由毛骨悚然,悲哀意识到:莫非叶无殇本来就是来头?此刻他所站立位置,何其重要,若不是瑶主最最亲信之,绝无可能站到那里。

难道,叶无殇出现在龙蠡湖,并非巧合,而是早安排?

样一想,所变了颜色!

鸿门宴!莫非今日凶多吉少,来无回?

常驻主府值守那名官吏,汗淋漓,迎了上来。他神色惶恐,脚步踉跄,加上背后还跟着虎视眈眈慕容弘信,就像是被押解一般。

主!哦,不,各位主,请往边来!”

他伸出手,做出了动作,肢体僵硬,显然内心极度惶恐,然后他带路,将引到了那高高丹墀之下,分成三队,距离宝座比慕容马还要远些。

“什么!?”

架势、种安排,三族来者是倒吸一口凉气,是要变天吗?秋后算账?

虽然眼下时令是夏天,却很多感到了彻骨冰凉。

主名叫赵恩吉,此刻已经面色灰白,心想是要关门杀了吗?!

说到底,他只是盘龙土皇帝,平常横行惯了,对真正王朝铁血政治,所知不多,一旦卷了进去,立刻感到害怕!

就在他惶惶不安,觉得末日降临时候,瑶主发话了。

贵为一国主,国王最亲密妹妹,奉王命而来御史,美丽仿若仙子主,出乎所预料,亲启檀口,犹如天音降临。

“本宫奉旨出使盘龙郡,乃是为了国长治久安,为了盘龙万民福祉!想必已知晓:前些日子,走到龙蠡湖时候,被四百名蒙面围杀,其中甚至六名一品五境蒙面强者!”

“本宫今疑问,不吐不快,在此请教各位主、耆宿:些蒙面贼究竟来自哪里,到底为何差遣?!”

主美妙声音仿佛天籁,不疾不徐,面带笑意,似乎在谈论一件微不足道事情,可依然石破天惊,除了慕容早就心知肚明,三是肝胆欲裂,仿佛遭受了极刑!

天啊!

果然是件事情,看来主一刻未曾放过!我等太异想天开了!

早知如此,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在主进当日,便以兵戎相见!嘿嘿,悔之晚矣!

心中一万头草泥马踩过,赵恩吉冷汗滚滚,浑身簌簌发抖,他张口结舌,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道:“我不知!我赵不知情啊!”

主看他如此说,赶紧接道:“主明鉴,我李一向忠心国朝,天日可鉴,真不知情啊!”

主是个五十岁左右黑面矮个子,颇其祖上风采,时候“扑通”一声跪倒,膝行向前道:“我曹世代忠良啊!绝无可能做出种犯上作乱事情,主明鉴啊!主明鉴!”

咚咚咚!

货不住磕头,节操丢了满地。众是吃惊不小,你妹,曹般软骨头,平常咱怎么看不出来呢?

一看主带头,曹其他也是连连哀嚎,哭天抹泪,简直不要太委屈。

慕容弘仁、慕容弘信简直快要呕吐了,叶无殇也是浑身恶寒,玛德,太特么恶心了,跟个太监似,还一点风骨。敢做不敢当,神马玩意!

主微微蹙眉,想不到对方种丑态,抵死不承认也就罢了,知道你不会认,可是演技也太那个啥了。

主又道:“莫非你觉得本宫冤枉好?那好,本宫明白告诉你,虽然没明确证据指向,但是盘龙门阀世,尤其像是你种超级门阀,嫌疑!否者,怎么解释那些蒙面强者?!为何要蒙面,什么见不得光?!”

简直字字诛心!

“别跟我说是土匪,本宫已经差查过,盘龙附近数千里,无般强土匪势力!”

“陈师兄,给他看看!”

“尊主懿旨!”

陈玄生从主身后转到前面,一伸手,轰隆!

丹墀前方,出现了一道缤纷光幕,一幅幅画面流转起来,栩栩如生!

目不转睛,看得痴了!

龙蠡湖一幕幕活灵活现,除了没声音,一切关键画面尽显无遗。

震惊无语,是谁,怎会如此通玄手段?就是慕容弘仁他也以吃惊眼神看向陈玄生。陈玄生才出现几天,除了跟叶无殇比较熟之外,谁不了解他,看不出深浅。

陈玄生清冷声音响起:“看了些实录画面,各位主宿老,可话说?”

那三简直要崩溃了,事情到了一步,就算不承认又何用?只要不是三岁小孩纸,能判断出,那些蒙面,必定和三族脱不了干系!

“冤枉啊!冤枉!是那八个驭虹修士干,他蒙面,主可派去查,一定是他!”

赵恩吉垂死挣扎,死不认账,反正没露脸,说明到现在你也没直接证据,绝不能认,认了就完了,彻底完蛋。

样一说,其余两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纷纷附和,殿上,鸡一嘴鸭一嘴,哄闹喧沸。

“查过了,那八曾自报门,乃是调兵山“风云八仙”,各位,调兵山距此二万里之遥,并非虬仙国王土,与虬仙国国朝并无旧恨,他为何要针对主?显然是受蛊惑,许以重利而为之!”叶无殇朗声道,“至于到底是谁和他勾勾搭搭,个不难查出!”

“冤枉啊!”

就是不承认,索性顽抗到底,他知道一旦认了,就是灭族罪!若是侥幸蒙混过去,反正边应该没确凿证物证,否者就不会玩种攻心术了。

今天前来主府议事,除了四领军物之外,还盘龙其他势力代表,虽然不能和那四个巨无霸相比,也是威慑一方豪强。

也来了很多,多占据了议事堂更加偏远位置,见到种场景,是噤若寒蝉,心惊肉跳,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卷了进去。

如热锅上蚂蚁,恨不得早点结束场煎熬。

眼见火候差不多了,慕容弘仁向瑶主传音。

主轻声“咳咳”了两声,顿时整个堂鸦雀无声。

那三戏精演热闹无比,哭天抹泪,呼天抢地,其实一直暗中关注一举一动。

主一直端坐,面带微笑,不像是要当场杀样子,给了他希望。

“师兄,请宣旨!”

玉指葱葱,一轴金帛交到了陈玄生手上。

陈玄生展开来,声宣读。

皆弯腰致礼,恭敬万分。

旨意不短,众听完后,恍然悟,原来主此行就在于此!

族所肠子悔青了!

其余恍然悟,原来是样,盘龙果然变天了,各方豪强面面相觑,在想今后恐怕要攀附慕容族了,树下面好乘凉,了王庭做靠山,慕容族必将与国同兴!

旨意意是:慕容兄弟在芒砀山临危救驾,国君感念其族忠心耿耿,决定将盘龙改制,废除原来主选举,从三轮流坐庄 ,改为任命慕容族坐享主之位!并总廓整个盘龙郡一切事务!

旨意读完,赵、李、曹皆面如死灰,他不服啊!

主几乎同时,耳朵里面传来了属下秘语:主,不能奉旨啊,一旦慕容族起势,掌控整个盘龙郡资源分配权,以他那种压盖同龄恐怖体质,哪还活路?数千年来,咱和慕容仇怨数不胜数,还不得被赶尽杀绝?不如反了吧,外面咱马已经蓄势待发!

是差不多,每一那种极端好战分子。

一时间,三主面色阴晴不定,难以下定决心。因为一旦然抗旨,那就再无退路,将面临与整个虬仙国为敌局面。

虽然说年轻王者治国稀松平常,颇多掣肘势力,朝堂上颇多异心,但是瘦死骆驼比马,盘龙只是一,如何抵御王师讨伐?

慕容族众敏锐意识到了三波动,刀剑出鞘,严加戒备。

陈玄生神目如电,冷冰冰道:“旨意念完了,你等不奉旨吗!”

早前,慕容族数百听闻旨意,欢喜无限,早跪拜谢恩。

就连四族之外门阀豪强,也同声念诵“遵旨!”只、赵、曹不动,甚至开始骚动不安,跃跃欲试蠢态。

“已经遵旨可以走了!”陈玄生将“旁”二字念得格外重,那些门阀豪强如蒙赦,赶紧溜之吉,尼玛,留不得啊,像是要一番血拼!

慕容族众自然懂得含义,各个龙精虎猛,准备厮杀!

、李、曹主还在犹豫,权衡利弊,陈玄生密语传音主“必须杀立威!”

主点头,笑容顿时敛去。

陈玄生踏步下了丹墀,朝着三族而来。

轰隆!

背后浮现一轮明月,“天宝月轮”异象再现。所眯起了眼眸,太刺眼,那种仙威浩瀚,如十日升空!

铺天盖地威压,如高山巨震,如汪洋倾覆,如宇宙崩毁,横空而来。

“你--是-要-抗-旨-吗!”

一字一步,一步杀一

砰!

距离陈玄生最近强者纷纷倒飞了出去,在半空炸裂,成为一团血色浓雾,尸骨无存。

根本无从避让,自那轮明月腾空,片议事厅就被一股无形伟力封禁了,尤其月华所向族之,更是丝毫动弹不得!

暴毙!

陈玄生站到了赵主面前,俯身在呆若木鸡赵恩吉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赵主顿时面无色,好像见到了一副最恐怖画面。

“事到如今,你不奉旨,是要顽抗到底了!”声音依旧清冷,毫无感情,毫无波动。

其实此刻想奉旨也晚了,动弹不得。

陈玄生点出一指,“啵!”

赵恩吉眉心顿时出现一个洞,骨骼破碎,红白一片,死亡!

悚然,奈何被那股天地伟力禁锢,动弹不得!

下一刻,陈玄生出现在李主面前,同样说了句什么,同样一指击毙了死不瞑目主。

最后,他站立在曹主面前,轻声道:“好叫你死个明白,那四个隐匿起来强者已经被我和叶无殇杀了,只留了那个姓曹刀疤脸一口气,从他识海直接搜魂,知道了一切,你可以去了!”

“啵!”

至此,罪魁祸首伏诛,陈玄生收了明月异象,那些亡魂皆冒,甚至不顾尸体,拼命逃离了此地。

慕容族等并不追赶,一切在计划之中,若不是瑶主坚持只杀首恶,不及其余,按照王朝法度,证据已经到手,三族就该灭族!

一日,盘龙轰动!

一日,天日赫赫,极度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