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师姐!

小说:天道人元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夜雨吟 字数:3062

是东洲浩派弟子——殷!”殷说完,又感觉对,思索了一会又道,“好像也是南洲沧海阁弟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两个门派?”

“呵呵!就知道是就知道死!”希兴奋地一把搂住了殷脖子,笑道。

“...这个...这样抱着好吧?男女授受清啊!”殷被一美女抱着感觉些尴尬,轻声道。

什么关系啊!师姐啊!”希放开殷,笑道。

“师姐?...记得宋正平那老头没女弟子啊!”殷解道。

是这个师父,再想想!”希盯着殷道。

是这个师父?就宋老头一个师...”殷说到这突然一顿,然后惊奇地看着希,“难道...弥老头?是弥老头徒弟?”

“嗯!好啊师弟,第一次见面!”希捏了捏殷脸,笑道。

.........怎么突然出现了啊?”殷笑道。

“看在失忆份上追究认师姐过错了!”希道。

...弥老头也没把名字告诉啊!就说了南洲一个女弟子,何门何派也说清楚...幸好丹药治好了伤,要们怎么遇得到啊!”殷委屈道。

“呵呵!师父他老家就是这样,做什么都讲究个缘分!看来们师姐第二还是缘分!这样都遇上了!”希道。

是,师姐,怎么知道是啊?还特意将拉到这来!”殷问道。

“师父飞升前来找过,托以后照顾就知道了啊!师父说赋出众,以后一定会在东洲成名!后来打听消息,担心相见认识!回来已经在东洲密地之中死了!这样消息当然相信了!可是师父徒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正巧过了没多久,听闻沧海阁出了一个九等弟子,也叫殷猜想可能是,所以就要了这次茶会名额,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找到了!”希笑道。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这次受伤竟然莫名其妙跑到南洲来了!机缘巧合之下还遇见了师姐!呵呵!这还真是缘分呢!”殷笑道。

“走!住处,们好好聊聊!”希笑着站起身,拉上殷就往自己住处赶去。

刚到一栋独立小院前,殷便道:“师姐,先回一趟沧海阁住处吧,一去回,师门长辈定会担心!”

“没事,们去通知!她们正好回来了!”希话音刚落,四位就飞身来到了殷身边。

领头一见自家小姐牵着殷手,顿时皱了眉头,责怪道:“小姐,怎可大庭广众之下牵着男修士手,成何体统!老爷要是知道了定要处罚!”

,殷亲师弟!从今日起他便是草庐少主!”希对话并在意,笑着解释道。

“嗯?师弟?他就是...”说道这便再说下去了,弥老身份特殊,是可以在前谈论

“嗯!”希再次肯定道。

“老奴风、花、雪、月拜见少主!”四位得到了确定,立即单膝跪地向着殷行礼道。

“风花雪月?这...”殷看着四个满脸皱纹,实在想出这词和这四啥关系...“们请起,们是长辈,无需多礼!”殷上前扶起了领头道。

“谢少主!”站起身,希再道:“风,麻烦您通知一下沧海阁长辈,就说殷失散已久弟弟,今日就在这和谈心,让他们莫要担心!”

“是!老奴这就去!”风说完,直接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快速离开了。

“走!师弟,们好好聊聊!”希再次拉上殷往自己房里走去。谁也想到,一直在前宁静似水草庐第一美女希竟然还这样可爱一面。

沧海阁住所

“什么?殷竟然是们草庐之?”谢苍生一脸信地看着风问道。

“正是,他就是草庐失散多日少主!”风再次确认道。

“呵呵,即是草庐少主那他这赋也就足为奇了!也只这样家族才能培养出这样弟子啊!”谢苍穹摸了摸自己胡须,笑道。

啊!小师叔祖竟然是草庐!那以后丹药是要钱啊?打个折也好啊!”闻杰听闻这个消息立马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这脸都要被丢光了...晴儿交出了一个啥徒弟啊!”谢苍生心中哀嚎道。

“以后沧海阁所需丹药一律五折,这是手上最大权限!如果贵派还满意,可以直接和少主商量!”风倒是把闻话当真了,直接回道。

“啊?还真能打折啊?”闻杰一脸懵。

闭嘴!”谢苍生瞪了闻杰一眼,然后笑着向风问道:“那殷此时是在贵驻地内?”

“正是!小姐和少主多日未见,所以今日少主就在驻地住下了!明日会由小姐带着少主去骄战赛场!”风解释道。

“哦!那就劳您了!”风成名比谢苍生早上百年,谢苍生对风也是十分尊敬,行礼道。

“无妨,本就是家少主!既已无事,老奴就回了!”

“风慢走!”谢苍生等行礼送别。

原来是小师叔祖姐姐啊!童童听闻这个消息心中担忧慢慢化解开来。

他竟然是草庐!看来要把这个消息通知父皇!叶冉到底是皇家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回到了皇家住所,命将这个消息传回了御苍国皇城。

这边...

“师弟,原来经历了那么多啊!”殷记忆恢复,也将这些年过往和师姐希一一诉说。听见殷过十七就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生死之战,希心中也是心疼已。

“呵呵,没事,现在都好了吗!”殷笑道。

“现在恢复了记忆要准备回东洲吗?”希心中些忐忑,问道。刚了师弟就要分开,希心中还是舍。

“等骄战结束,先回去一趟!估计大家都以为已经死了,家里定是伤心极了!”殷道。

“嗯!和家里通报一声也是应该!”希点头道。

“等再回来就要好好组建自己势力!虽对东洲是很了解,但估计南洲整体实力比东洲要强上少,等了实力再回去也好让那些针对些忌惮!”殷说到这想起了门中云昭雪众,希望们一切都好好

“嗯,师姐都随!以后草庐就是家!要是回去带着们和一起回!倒要看看谁敢欺负师弟!”希霸气道。

“那谢谢师姐了!”殷看着希感激道。

“谢什么,可是唯一师弟啊!保护谁保护!再说了,过了几年可能就是保护师姐了!能偷跑啊!”希指了指殷道。

“那必须过师姐,知道师父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殷问道。

清楚啊,师父当年也就教了几年然后就去游历了!”希回道。

“从现在所知一些情况,觉得师父很可能就是当年圣王书童!”殷道。

“什么?圣王书童?圣王书童?”解道。

“嗯!在那个密地中就听说过圣王书童!圣王飞升已经千年了吧?师父三千年前就是个佣,师父是跟着主脚步飞升!这千年里飞升?也就圣王一而已吧!”殷分析道。

“嗯!说得很对!师父修为高深,没教导也定可能成就现在样子!也没听说师父什么师门,这样想来也只圣王才能教导他老家了吧!”希想了想,道。

“嗯!师姐,这件事也是猜测,们快点修炼赶上他老家再好好问问他吧!”

“呵呵!到底是师弟,那么小就向着飞升了!出息!哦,师父样东西临走时候让交给!”希从虚空戒中拿出了一个包裹,递给了殷

“什么东西啊?”

清楚,师父说给就没打开看。”

疑惑着打开包裹,包裹中一封信,一块金色石头就没其它了。

“这东西是什么?”希拿起金色石头疑惑道,就算是见多识广她也未曾见过这样石头。

“看看师父信里说了什么!”希见包裹中也没什么特殊,着急道。

“好!”殷打开传音信,熟悉声音渐渐从心中传了出来。

“臭小子,当见到这封信时候那就说明已经找到师姐了!怎么样这师姐找得错吧!管怎么说也比听话、懂事、懂礼貌、好看、聪明、知书达理...”

“这是批斗会还是表彰大会?”殷拿着信封尴尬笑道。

“哈哈!到底和师父多大仇啊!”顾形象哈哈笑道。

“虽然很多问题,但记住,是老子弟子,可能给!看见包裹里面那块金色石头了吧?这是老头在四大凶地当中无意得到,这是一块上古大能传承石!一定知道传承石是什么吧?传承石就是将自己修行经验、心得、功法等记录下来流传后世玩意!这块传承石年轻时候也试过,但好像那位大能并没选择!如果也没选择作为传承,那就留着传给弟子吧!”

“师父真偏心!”在一旁听着希嘟着嘴装作满道。

“如果现在希儿在身边,一定说为师偏心吧!”信封里传来声音让殷一惊,“老头真厉害,这都能猜到!”

“希儿,心性和赋都是一个医修,这与为师相同!殷所走路和都截然同,这块传承石是适用杀伐果断之,这便与无缘了!用气馁,以赋假以时日定可以飞升仙界!”

“希儿!臭小子!为师在仙界等们!快点赶上来吧!”声音到这就停了下来,失去了师父声音,两心中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回想起自己与师父相处种种,两由微微一笑。

“死老头,在仙界给等着!用了多久就来仙界和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