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 沉冤昭雪

小说:大巫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玉蝙蝠 字数:2777

说完,诺运动难经,一抹绿色光华,洒了面容恐怖的张明身上。

只见他,又缓缓恢复了那帅气的本相。

随后,莞尔一笑,又拍了拍张明的肩膀。

“看我的,相信我,哥们,等他被枪毙了,也会地狱里受尽惩罚!可以解气的!”

话语落下,诺举起手,半空中停的画

八宝社稷图与山河社稷图无异,手持指点江山笔,想怎改就怎改。

一会儿,诺便片空地之上,画出了一阴森的大殿。

“哦!帅哥哥,我明白了,是要吓唬他,让他对警察说出真相!”

啪!

黄莺面前打了一响指。

“猜对啦,莺莺果然冰雪聪明!美貌与智慧并重!”

“咯咯咯,嘴真甜,和以前一样!”

黄莺被一夸,美眸深情,小手捂嘴,头偏向一边,一阵阵娇笑。

张明直接傻眼了,是什功夫?

小明四周看里难道就是阎王大殿?

只见诺又吕布,黄莺,张明身上,一顿乱画,将三人伪造成了判官,牛头马面。

“只差三字了!”

诺随即跃起,牌匾处写下三大字!

阎罗殿!!!

诺坐大殿椅子之上,手臂一挥。

悉头顶的金针,直接飞回诺手中。

悉缓缓睁眼,刚看清眼前的场景时,禁皱了皱眉。

里?是哪里?刚才我警局吗?”

悉起身,又推了推眼镜,当看到面前的诺,和他头顶的那牌匾时,嘴角一勾。

“演戏吗?哎?就是刚才警局里,站局长身边的小伙子吗?是演员呀?”

“真像!真像!”

悉点头,诺一见他表情,恨的真的想上前揍他。

而一旁的那马面,浑身颤抖,拳头攥得咔咔直响!

“大胆!进了森罗殿,还跪下!”

料,诺一拍唐木,大喝一声。

顿时,悉闻听,浑身颤抖。

一声,仿佛九天寰宇播撒的声音,直击心灵!

“额!要要装的像?我告诉,我是人民教师,样吓唬我,我会起诉的!”

悉转而又推了推领带,义正腔圆。

尼玛!

见过要脸的,没见过要脸的!

羊皮的狼,人民教师?人民畜生差多,别玷污了那4字!

砰!

诺又是重重的拍了一下堂木。

“大胆!里就是森罗殿!”

是阎罗王吗?呵呵!”

悉直接笑了出来……

额!

诺满脸黑线,之前急吓唬他,忘了几人编写台词了,可怎办?

千钧一发的时刻,诺灵机一动!

“阎罗王今天参加婚礼去了!我是他的女婿!今天负责审!见了阎罗殿驸马爷!还跪下!更待何时!”

噗!

只见话音刚落,一旁的判官,觉的脸都红了。

判官是黄莺,闻听差点没晕倒。

没好气的瞪了诺一眼,可心里却出现一丝甜蜜。

驸马爷?如果真是驸马爷就好了。

“场景整得还挺像,我已经警告过了,要就让我警告第2遍,我会起诉!别演戏了!”

只见悉大义凛然,说完,转头便向大殿之外走去。

“混账!竟然大胆!”

诺随即手一挥,直接定住了悉。

顿时,可思议的睁大了眼,可想要转头却转动了。

是怎回事?我怎了了?我怎飞了?”

诺意念一动,悉直接飘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诺随后给了黄莺一媚眼。

“判官,将他的舌头剪掉!让他出言逊!”

随即,只见黄莺化身的判官,脚踏九彩祥云,缓缓飞到悉面前。

“额!额!”

只见悉,觉突然张大了嘴,舌头自动伸了出来,满眼充斥可思议。

唰!

黄莺此时,手臂一甩,直接凭空出现一铁链,铁链镜头是一把巨大的镰刀,黑雾翻滚。

“滴答滴答!”

额!

诺顿时闻到一股腥骚之气,没想到狗东西,竟然吓尿了出来。

还有,切舌头,幻化出大一镰刀,是要切头啊。

对了!

黄莺别真给他切了,吓唬吓唬就得了呀。

诺一拍脑门,赶忙说道。

“判官,先停一下!他好像是有什话要说!”

“啊!”

时,悉才可以动舌头,可思议的看诺,一声尖叫。

“别特乱叫,人家别人家哒的时候,叫,给人叫软了吗!”

噗!

诺一语,吕布、黄莺、张明,三人齐齐仰面栽倒。

转而诺又说道。

听没听说过,暗示亏心,神目如电?人做天看,头顶三尺有神明!做的事情,人间可以避过,可阴间可!”

悉做了坏事还承认,种人带入十八层地狱,受1500年的惩罚!”

句话,直接给悉吓得翻了白眼儿!

眼看就要昏过去,诺手臂一挥,一抹绿色光华撒入,控制他别昏过去。

“驸马爷!驸马爷!我承认我做的坏事,我承认我是坏人!求求要让我上18层地狱!”

悉终于认了,也相信了就是森罗殿。

时,他漂浮空中,双腿停的颤抖,生泪俱下。

所要说的事,我里早有定数,所谓要做的事,就是回去和警察说明白!我想听哔哔!”

“我和去!如若有半假话,我立马就知道,定将悉剥皮锉骨,灵魂贬九幽之处,永世得超生!”

呼~

悉灵魂都颤动!句话他能看出来,绝对吹牛逼!

随即,诺意念控制自己,缓缓飘到了悉面前。

随即手臂一转,凭空画一大圈,抓住悉的领子,一同进入!

唰!

画面一转,两人凭空出现审讯室里,一幕,又将张局长吓了一跳。

当看清是诺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可张局长心底的震惊,却消散了。

没想到诺竟有如此大的神通!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

“额!原来是梦啊?吓死我了!”

悉一见回来了,深深喘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双腿一软,坐了凳子上。

“呵,觉得是梦吗,认识我吗……”

诺忽然挑嘴,迈四方步,背双手走到了悉的面前,邪魅一笑。

“啊!鬼……”

杀猪般的尖叫顿时冲天而起!

诺又是一抹绿色光华撒入,没想到悉,想昏都昏了!

“说吧,还真想让我带回去啊!”

“额!”

滴答滴答!

悉双腿之间,又是一股骚臭传来。

“我说,呜呜呜,我说!”

悉声泪俱下,紧紧闭眼,敢看诺。

“说!!!”

诺一声厉喝,直接吓得悉,又尿了一大滩。

“我说!我是送礼当上的老师,实际上学习根本咋地!”

“还有,我停勒索学生们给我送礼,给我送礼的学生基本都被我排挤!”

“还有,我也孝敬,我自己的父母,我也骗他们钱,还有,我经常背我的老婆去找小姐!”

“还有……”

尼玛!诺双眼一黑。

“我问啥呢?跟我扯哪去了?去年,学生跳楼案,真实的情况,说!!!”

诺又是一声厉喝。

“呜呜呜!我说,我说!去年,那跳楼学生叫张明,他,他想非礼女同学……”

额!

诺满脸黑线,再次抓住了悉的领子,将他从座位上提了起来。

“我给机会珍惜,那就跟我回18层吧!”

“啊!”

杀猪般的尖叫再次充满审讯室!

“我说,我说!”

悉眼泪横飞,双手抓诺的手,裤腿还停的流液体。

诺随后一用力,再次将悉扔了凳子上。

“最后一次机会,我还等回去跟公主哒呢!没想到要审,痛快点说!”

悉面色惨白,眼镜子都掉了。

眼前的诺模模糊糊,也敢检自己的眼镜,声泪俱下道。

“我说!那天其实是我想非礼女学生,那跳楼的张明,实际上是救人的,我把他推了下去,没想到他死了,我当时害怕,才编造的他是坏人,我是英雄!”

“之后,我还威胁任兮雅,说敢说出真相,我就杀了全家,样任兮雅才辍学的!呜呜呜!驸马爷,要拉我下18层地狱啊!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呵!

时,诺才回头看了看张局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张叔,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录下来了吧?现们,可以将真正的坏人绳之以法了,给张明平反吧!”

“嗯!应该的!应该的!”

张局长停点头,此时他已经完全震惊了。

案子,虽说是他审的,可自己也找过下一次。

老师,当时嘴还是很硬,怎盘问都发现出破绽。

没想到今天,却被一毛头小子三两下给吓了出来!

之前,张局长去看过张明的父母,全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

其实也是他怀疑的真相,却想没有任何证据而被搁置,最后了了之。

“好啊!诺!真厉害!老楚能有样的女婿,是他的福气啊!”

转而,张局长大喝一声。

“来人!把犯罪嫌疑人给我拉下去!关死刑犯里!等待法院的审判!”

话音刚落,顿时,悉双手被冰冷的手铐锁住,脚上也带上了脚镣。

上午还是满腹经纶的人民教师,下午就成了人人唾弃的罪犯!

又过了两天,案件彻底审理完毕。

张明的父母,也哭笑了出来,英雄的父母,该背负流氓的名声,一年来他们受了太多的苦楚。

悉被阿市第一法院判了死刑,立刻实行!

法场,诺驱车,带任重和兮雅也到了现场观看。

“兮雅,记住,今天过后,心里的魔障,便会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