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 胡一菲的破坏力

小说:爱情公寓之至尊天王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吕七爽 字数:1862

由于实验楼的楼层结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样式,所以地室位于整栋楼最左边靠后的地方,常年见阳光,即使一楼通往地室阶梯的最后一段走廊,也给人一种yin冷的感觉。

走廊的玻璃窗关得十分严实,月光照射树木投影在窗玻璃上的黑影如同鬼魅张牙舞爪。即使角落和墙边都放了干燥剂,空气中依然有种潮shi的霉味。

“这栋老实验楼一直很少有人来,更室已经N年没有动过了,每年学校大扫除,后勤部从来管这块地方!”一菲捂着口鼻很爽地道。

贤一拿着桃木棒,一拿着玄魂旗,行动轻轻脚,一副心翼翼的样子。

老师,这样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来做贼的呢!”夏云住调侃。

“这货就,每次出任务都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一菲嘲笑道。

“我这做贼心虚,我这叫……谨慎,谨慎,们懂吗?肯让我在外边布好阵法,我用得着这么提心吊胆的吗!”贤委屈地辩解道。

很快,三人就通过向的楼梯来到了位于负一层的地室门前。

室门口一个凹形结构,两边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地室的门口被一条臂粗的铁链给锁上了。

“怎么进去?”夏云指着铁链问道。

“走,看我的。”一菲着上前双抓住那条粗铁链,喝的一声用力一扯。

哐啷一声!那条粗铁链竟然被她就这么扯断了!

夏云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简直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尼玛,这什么力量!?难道也一种忍术?

贤倒见怪怪,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了拍夏云的肩膀,道:“合起的zuiba,别惊讶,这就女汉子的传!一菲可茅山力士的传人,全身都肌ròu,爱情公寓唯一的纯爷们!”

贤,在多一句,信信我捏碎的骨头啊!还快跟我进去!”一菲冷哼着道。

“得令!”贤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次奥,要以后跟一菲爱爱的时候,她兴奋之一用力,那岂死得很冤枉?夏云心中犯嘀咕,也跟了上去。

室里和想象中的差别大,灰尘积厚,踩上去就一个脚印。各种桌椅书柜和破败的实验器材被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偌大的地室里,将空间分割成杂乱的狭空间。

有了一菲在前边道,一一张桌子和椅子,很快就清出了一条勉强供人行走的道路,很快就来到了地室的中央。

室的中央和在外围杂乱的情况相反,一大片空地,空地中间摆放着一副桌椅,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毫无生气。

这就他们此行的目标!

们两个在后边压阵,我上去会会这家伙到底什么来路!”一菲一边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两条长布条,将长布条ChanRao在上。

老师,一菲上那布条干嘛的?”夏云好奇地问道。

贤shen将玄魂旗cha到附近的桌椅上,随口道:“哦,那茅山道符加长版,最适合茅山力士使用,增加近身攻击对鬼怪造成的伤害。”

“我只听过茅山道士,茅山力士又什么?”

贤又解释了一番。

所谓茅山道士分为术士和力士两类,一般为人们所熟知的茅山道士都茅山里最出众的道士,兼修术和力两种法门。

所谓术士就一般人了解的画符箓、布阵法、练丹药之类的道士,而力士则以修习降魔心法、九宫步法和驱魔剑术为主,以桃木剑为武器,近身斩杀鬼怪妖魔。

普通的茅山道士出山斩妖除魔时,由术士和力士合力,术士画符布阵,力士和妖魔鬼怪缠斗,为术士争取做法时间。

另一边,一菲已经来到了那个怨鬼面前,注视着对方低垂着被长长黑发遮掩的脸庞,冷笑道:“还敢进束就擒!”

怨鬼没有动作,只一个怨气冲天的女声响起:“老师,我认识也来看我吗?”

,我来送早日轮回的!”一菲话间突然飞起一脚直踹怨鬼。

怨鬼飞快地向后飘去,身前的桌子被这一脚踢得四分五裂,碎木片朝四周劲射飞散!

怨鬼猛然抬头,被长发遮掩的面容只看得清一双怨恨毒辣充满血丝的眼睛,原本被黑气笼罩的身体渐渐流出鲜红的血液。

寂静的地室里忽然响起滴滴嗒嗒的声音,血液从怨鬼身体落到地室的地面上,浓重的血腥味始弥漫。

一菲!我要杀了!”

怨鬼凄厉地尖叫了一声,张就扑了过来!

心!”夏云眼见怨鬼发飙,顿时就要上前帮忙,可臂却突然被人死死拉住。

他转头一看,竟然贤拉住了自己,皱眉问道:“干嘛?”

“别过去,危险!”贤紧张地盯着前方道。

“我知道危险,所以才要去帮一菲姐啊!”

“我一菲很危险!”

啊,一菲姐现在的情况确实很危险!”夏云急道,“老师我就要动了!”

贤转头给了他一个白眼:“我的意思一菲比那怨鬼更危险,她的破坏力……”

等他完,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室一阵摇晃!

夏云转头看去,只见一菲半蹲在地上,右的拳头缓缓离地面,而她拳头一个地板支离破碎的大坑。

大坑虽然深,但几乎有直径两米范围这么大,越靠近大坑中心的地方,地面就粉碎得越彻底。

夏云贤干吞了一口口水,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回知道我的话什么意思了吧。”道。

“一菲姐这要拆房子啊!”夏云呆呆地点点头。

“我以前也和一样想要上去帮忙,结果几次身体粉碎性骨折之后才明白一个道理,千万要和一菲一起战斗,除非想被她打残!”贤心有余悸地道。

老师也很厉害啊,几次身体粉碎性骨折居然还能活到现在!”夏云贤的敬佩真如滔滔江水连绵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