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连本纪 第三章 第18节 沆瀣一气

小说:羲问之惠连本纪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惠连萧 字数:1894

这里酒店最豪华的楼层,福子走进了16号总统套房中。

“事摆平啦?”张成栋问

“张总,全摆平了,老姚跟秀秀去了6楼,给老头乐的。”福子得意

“跟了多少次,现在赚钱的事要高调,打打杀杀的事要低调,手下的那个黑豹子个成事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张成栋这个龙城集团的老总发起狠来怒自威。

“记下了,张总。已经安排他们全躲到海城去了。这次黑豹子的事又跟那个连萧有关,上次害们在‘车市’大亏笔的王八蛋!”福子狠狠

连萧,又他?下来好好查下,他有意还无意卷到这个事件里来的。他到底要干什么?!”张成栋警惕

。”福子应声

出王领班的预料,黑豹子伙除了关了几个小喽喽之外,黑豹子本人跟金二什么屁事没有,医院待了几天被福子安排到外地暂避风头了。

而在姚厚德跟史建功的共同发力下,连萧则被定性为寻衅滋事罪,并致使两人轻伤多人轻微伤正式移交检察院,于下月在开发区法院进行宣判。

冉香雅从派出所出来的当天,委托自己的律师沈梅帮助连萧走司法程序。大家得知这个消息,简直炸了锅,聚在修理厂商量着办法。

“操!明显冤案,他们要陷害连萧!”宗政韬狠狠地锤着桌子

“这摆明了坑哥,那个办案警察,还有派出所所长肯定有问题!”董翔飞吼

“谁呢!之前的成老板被黑豹子给‘榨干’了。他们挨家挨户地向商铺收保护费,他们没后台,谁信呐?”王领班提醒

“那现在有人愿意站出来指证吗?”沈梅问

“谁敢呐?伙,谁敢站出来话,别在大学城做生意了,估计小命难保。”王领班心有余悸

“这么来还没有证据呐,现在最重要的能找到当天的视频资料。”沈律师接

“可,现在视频资料已经被他们毁了,当时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冉香雅自责

“这怎么能怪呢,毕竟谁没有料到他们居然敢沆瀣气冤枉连萧。”宗政韬安慰

“宗政韬,今天怎么没有看到颖子?”冉香雅问

“今天她没有过来,刚才给打了个电话,神神秘秘地要去见个人。”宗政韬回

“大家能聚在起,为了连萧的事,真的很感谢大家。”宗政韬致谢

千万要这么,还为了的事才连累到他的,心里…”冉香雅难过地自责

“冉总,您千万要再这么了。们拿着您发的工资,事发当天但没有能保护您,还多亏连萧挺身而出,才保全了们。要内疚们才应该最该内疚的人。”王领班羞愧地讲

“大家用这样自责,们还多搜集证据、目击证人,多找找当时的视频材料吧。”沈梅提醒

呀,沈律师得对。大家要气馁,办法总比困难多,相信黑的还能变成白的。级地向上告,总要还连萧个清白。”宗政韬给大家打气

随后,宗政韬随后接了个电话,便急匆匆要走,大家也各自离去。临走时他特意跟冉香雅打了招呼,冉香雅会意坐上宗政韬的车,两人去了城北的间咖啡店。

“嗨,这边。”颖子已经在咖啡店等候多时了。

三人各自入座。

“现在什么情况?”宗政韬急切地问

上午去见王斌所长,把现有的证据让他看了,他也很同情连萧的遭遇。他,按照明赫门派出所这样的办案流程,肯定合法的,他们扣押连萧简直颠倒黑白,他还怀疑警队内部有人涉黑。”颖子

“那他既然怀疑,为什么查呢?”冉香雅问

“既个派出所,又个分局,万方向对很可能会引火烧身。”颖子

“他怕引火烧身?!眼睁睁地看着连萧受冤枉吗?”宗政韬愤怒地

要着急,人家也有自己的难处。像王领班的,冰冻三尺非日之寒,上上下下还有多少黑幕,现在谁清楚啊。”冉香雅劝慰

啊,敢下手销毁视频证据,肯定窝案,背后的水估计又深又黑。”颖子

“妈的!要拿到铁证,个个解决掉这些败类。”宗政韬冷冷

颖子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愤怒,宗政韬的脾气他最清楚。

先冷静下,们还要走正规途径,相信法律。连萧已经进去了,再出任何事。”颖子提醒

“正规途径?现在他们上下其手,里里外外串通气,正常途径哪里还能走得通?难去学秋菊打官司到处去告状吗?”宗政韬发火

………”

“好了,们俩要吵了,事情因而起,算要当‘秋菊’,也该由来当,明天去区纪委,他们级地向上反映情况,信还没有天理国法了。”颖子的真切,两人也没有再什么。

三人约定由之后,便各自忙开了。

其然。两周后连萧被开发区法院以寻衅滋事致两人轻伤,多人轻微伤外加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无理取闹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为被名,判处三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听着对自己的宣判结果,连萧看着手上戴的手铐,心里愤恨已。他回想着黑豹子、金二子、还有办案的警察张张扭曲的脸,他恨得牙痒痒。侧脸看着旁听席上的宗政韬,兄弟二人相互对视着。

“没事的!连萧,支持们等回来!”虞莉颖打气地喊

啊,啊,等着公正的到来。”王领班

“哥,在里面好好休息下,出来兄弟跟接着喝啊。”董翔飞吼

当听到宣判结果,冉香雅眼泪再也忍住了,他看着连萧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因为自己而锒铛入狱,她心里悔恨难当。

连萧,要保重,定会救出来。”她用眼睛注视着连萧,直到他被法警带离出自己的视线。

冉香雅代理律师沈梅,当庭表示服判决,提出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