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家人重逢

小说:帝辰星耀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文创 字数:2938

的带领下三人到了府的会客大厅,而这时一明中年的男子正坐,会客大厅正位右边的椅子上,见白的到迅速起身,上前两步弓手道:“白,您出关了怎么没有派人通知我。”

这个中年男子便家的家主,

上前行礼,也没有意,而笑着道:“,你见我把谁带了。”说完右手向身后一指。

手指的方向,出现,此事的司马雄去为姜耀安排休息的地方去了,

看到那个自己曾经无比疼爱的女儿时,情感一时也无比复杂,有恨意,有后悔,有无奈,但很多的却无比的疼爱。

知道出事时他内心无比后悔,因为他的决定才让身入危险之中,那天从事发的现场回时,就把自己关了屋子里,一直没有出现,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才让遇害的,光破灭了自己的梦想还毁掉了家的希望,他能原谅自己,更能接受的离开,所以这些天唯一的事就喝酒,每日就喝酒,醒酒,喝酒,醒酒,一天天反反复复。

当十天后从屋子中出时,给人的感觉就年龄上的苍精神上的苍,可见这十天多么的痛苦。

经过家族长的商议,决定暂时撤除家主之位,由弟弟云皓暂替家主之位,另外为举行了葬礼。

而自从卸任家主之位,更变得无所事事,每天就更只剩下后悔和喝酒了。

而今天中午司马雄的亲信传还活着的消息时,甚至立马放下酒瓶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出了房门,而且下午时分,还与那个传消息的士兵打听了他们发现的地方,并且亲自去了一趟那个客栈,但当他到达那个客栈时,已经空无人烟,刚出现的希望破灭也再次心灰意冷,回去时甚至没有一点精神。

回到家时已经太阳落山之时了,回后便一直坐大厅愣神,其中也有过少下人叫过吃饭,但却爱理理的继续愣神。

云皓也过一次,但看见此事颓废的哥哥,一气之下也选择了问世事,一心闭关希望修为更上一层楼。

其实之前一直闭关,还出关后才得知可能遇害的消息,虽然白气愤,但毕竟经历了许多大事,所以并没有向这样选择颓废,而接过家的事务精心打理。

事实上这些天家的大小事都由白打理的,所以白也很忙,加上有整日出,所以还以为白闭关。

此事当真的见到时,心中的痛苦渐渐消失,随之而惊喜。

只见府大厅还没站稳脚,就一个移步到了身前,双眼俯视盯着近咫尺的只感觉眼泪眼眶中狂转,随后提起颤抖激烈的双手,逐渐靠近白的脸颊,当双手触碰到的脸颊时,一股炙热传便全身,感觉到那股热流传入全身像过电一样身体明显一颤,而内心却狂喜,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面前的真真正正的人,而且自己的女儿,一股血脉同源的感觉,再也忍住了眼泪随之从眼眶中爆发而出,上前半步,双手紧紧抱住了

看见时就已经完全惊呆了,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父亲变了,变的没有以前那么严厉,没有那么强大了,变的有些苍,有些憔悴了。

要知道从前的多么的志向好远,雄心壮志,最大的志向就家发杨光大,所以接任家家主的日子里,可以说每个人都很忙,因为他们都被的激情所感染,也甘愿为家付出自己的一份力。

随着家的发展这个家主肩上的担子也越大,也变得越越严厉,形势也变得锋利逼人,毕竟他要独自撑死家族复兴的支柱。

今天的着实有些陌生,但她知道之所以会变得如此憔悴都因为自己的处境,而现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只见也紧紧抱住,眼泪从眼眶中撒出。

父女两人相拥一起,白旁边看着眼前的父女两人,心里也再次出现触动,曾几何时自己又如此,为自己爱的人宁愿放弃一切,甚至于世界为敌,心里虽然有所触动但的嘴角却始终流露着笑意。

过了一会,父女二人都缓和了一下情绪,分开了彼此,用双手为擦去未干的眼泪,嘴角流露出从未出现过的笑脸,瞬间就给人一种精神的感觉,看见自己的父亲也相继流露出了可爱又美丽的笑。

道:“快跟爸爸说说你被什么袭击的又怎么逃离的。”说着拉着的手走向大厅的座位上,白走到了大厅的正位上坐了下,他也很好奇的经历,他出关便听到了被人袭击的消息而且听下人的描述,他大概也有些猜测,虽然猜测会有误差,但与事实相比也应该会偏差太大呀,而白猜测即便死也重伤,但眼前完好无损,而且白还感觉到了的变化很大。

今天正好白院子里静修,感觉门外面有人才好奇想的开门看看,要知道家周围晚上能有人的,而当开门见到时,白非常惊讶,他也很惊讶如何化险为夷的还有自身的变化。

三人择位而坐,也没有买什么关子,就孜孜倦的为两人讲起了自己的经历,从自己出事被救到自己回客栈遇见邪武师袭击。

和白听见的经历时也禁有些感叹,因为他们都觉得还活着得到了上天的照顾,管那一件事,对于如此年龄的人说都如同噩梦一般。

而当说到姜耀救了自己时脸禁流露出有些微红,和白一般人,见到有此举动,两个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而从对视中,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可思议,白惊讶姜耀如此年轻就成为灵师,这样的人才可百年见;惊讶的姜的的身份而的变化,要说年轻才俊这方圆百里凡有名的,就没有一个人没有府提过亲,但他们得到的答案却一样那就婉拒而这个姜耀却能让自己高傲的女儿变了脸色,这就说明了很多。

重点说了姜耀的精神力可以说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说这一辈的第一人。

更重要的这个男孩任何一个家族的人并且与有关系那么就说姜耀可以被招进府的。

要知道一个潜力极大的人,只要好好发展以后必定占据一方的大能,当然,他们也觉得比姜耀差多少,只精神力方面姜耀确实有些变态。

和白刚要问口中的姜耀哪里,就听外面传一道声音,“兄几日见,变化很大呀,身体也如以前了。”随后便哈哈大笑起

而这个声音的发出者便司马雄,司马雄安顿好姜耀自然也到了大厅,真好听见和白讲她的经历,所以司马雄就猜到一定会招揽姜耀,因为管谁知道姜耀的天赋都会做出招揽。

当然司马雄也知道自己没有太大机会为司马家招揽姜耀,原因便的存太重要了。

姜耀能为以身试险就能证明姜耀对的用心之深。

司马雄还有些顺心,所以就趁机调侃了几句。

听见厅外得声音自然知道谁,连想都没想,直接回到,“怎么变化也依旧比你帅。”

和白听见两人的对话也有些无奈,要知道就司马雄和的关系极为复杂,他们哥与妹夫的关系还,师兄弟关系,司马雄的师兄,两人从小便跟从一个师傅练习修为之道,因为年龄的原因,比司马雄修为高一点点,所以这也使的司马雄经常受欺负,但又没有办法,后机缘巧合下结识了司马雄的妹妹并且结下了姻缘,辈分上司马雄又高了一点。

就这样两个人见面就互相调侃,但对司马雄却真的好,司马雄受难时,大手一挥,家九成的信息网都为司马雄寻药而服务,这可家的信息源因为这些消息网的存家才能迅速占据市场发展壮大。

可见家信息网的重要和强大,即便最后司马雄找到的药方和三千冰莲的位置也家信息网提供的信息,但即使这样两人依旧风采依旧,只要见面就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