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 列车相遇互留印象

小说:生活的波涛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二十二六画生 字数:1486

那是年的春天,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各类花儿睁开斗艳,敏学从古城出发,扛着着大包小包通过安检进站车,乘坐飞奔的列车去各地推销医疗器械,坐,把相关客户情况齐齐过滤遍,客户通情达理,事说事,好对付,些客户总爱挑刺,反正林子大什么鸟都,销售环节切奇怪现象,都值得小题大做。

列车个车站停下来,车门打开,旅客蜂拥而至这辆列车,敏学坐已是人困马乏,无精打采,个身材窈窕,长相漂亮气质颇佳的女孩挎着皮包,迎面走过来。

女孩用标准的普通话问:“同志这座?”

敏学回答:“座的人刚刚已经下车,暂时人,你想坐就坐呗。”

女孩激动的说:“那太谢谢然还的站着,受罪。”

敏学随口回答:“列车座是国家的,又是哪个私人家的,谢我就。”

女孩便坐下来,手里拿本《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的书低头看,敏学坐女孩对面由自主,细致观察,这个女孩个子蛮高,身材苗条,皮肤白润,浑身散发着少女的芬芳和美丽,咋看很气质。敏学感叹诗词“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应改为“美女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诗句就好

大约小时左右,这个女孩眼睛疲劳,就势把书放茶几敏学觉得好奇。“把这本书让我看下可以吗?”敏学客气地问

“女孩只是点点头。”敏学从茶几拿来书随便翻翻书,看看,对女孩说:“我好像哪里见到过你。”

“是吗?那么巧,脑海点印象。是是单下班时间,人多注意。”

“或许是,说说你什么单班,就真相大白。”

女孩说:“依你之见,猜猜我啥单班?”

旅游业对吧?”

女孩微笑说:“再猜。”

敏学说:“饭店收银员。”

“女孩只是笑笑,摇摇头。”

敏学说:“我知,肯定是文秘。”女孩说:“你越猜越离谱。”

“我只猜最后次那就是列车售票员,肯定问题。”女孩摆摆手。

敏学猜出对方的身份,或许敏学故意引话题,是女孩自己说出自己的身份是企业财会人员,就这样她们聊起来。敏学懂得点会计学原理,随口说:“就是借必贷,借贷必相等。”

女孩好奇问:“你怎么懂得这些,难你也是财会人员?”

敏学:“,班门弄斧,略知皮毛,主要任务推销医疗器械。”

“那你定懂医。”女孩说。

“医学知识懂些,至少是门外汉,精通而已。”敏学还说自己也会看病,天南海北样样知些,好像敏学懂得东西。年轻人美女面前显露才华也是情可原,也值得大惊小怪,蹈矩循规。

当女孩问“懂这,又懂那,人都被你搞懵,说说哪里班,具体都干啥样工作吧?”

敏学加思索地说:“无业游民,正浪迹天涯。”

女孩怎么也相信敏学人们观念的正式工作,认为对方骗自己。便生气地说:“你想讲实话就算想讲就别讲,知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也实质意义。”

敏学从女孩表情看出女孩真生气,便进步向女孩详细说明前因后果,得到女孩的原谅和理解,这个女孩介绍说:“听君些话胜读十年书,我叫史雨嘉,咱们可做个萍水相逢的般朋友。”

敏学:“十分荣幸,萍水相逢的般朋友,归根结底,也是朋友。”

“随便咋想,无异议。”

下火车相互留电话号码。

之后敏学到史雨嘉单几次,单的人问史雨嘉:“你的男朋友是经熟人介绍,还是见钟情,哪里班,干啥工作?”

史雨嘉说“次擦肩而过的感动,次列车期而遇的深情,经意间的邂逅,次莫名的心动,由自主的回眸。”

出我们最关心,最想知的话题。”

史雨嘉直截当回:“纸里终归包住火,隐瞒,给老板打工,正式工作。”单的人说:“鬼才相信你的话,人大心眼怪多,想让我们吃喜糖直说,何必拐弯抹角撒谎。”

“我撒谎,总天,你们会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

可能,我们单靓女,要长相长相,才华横溢,追求的人排成长队,怎么会和个打工仔好,就是靓女愿意,家里也会阻拦?!”

“恋爱自由,我的事我人做主,家里干涉起多大作用的。”史雨嘉反驳

史雨嘉无论怎么解释,单人根本相信,以为史雨嘉撒谎便意。

爱情是个古来而常新的话题,它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对爱情的认识、观点至今仍然引发人们去思考去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