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章 冷萃鲜茶

小说:桃符录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祖安 字数:3297

幽州,周阳县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在县衙府库里担任库管的官吏,直接被免职,不过其免职的缘由并不欺骗百姓签订纳粮契,而个看管库房懈怠的理由免职去。

好,若真按照诈欺百姓签订纳粮契定罪的话,可不单单免职,没有个三五年的牢饭走不出去大牢的。

朝廷所以样判决,自然不维护个芝麻大点儿的库管,而不能承认大虞的官差能够欺诈百姓,强行使他们签订农田粮食契约文书。

县城里处略有规模的私塾,想要聘请石从谦的老师,张正谨先生,担任教习。

张先生自然婉言拒绝,经此事,张先生隐隐有些不愿意再做些抛头露面的事,出去折腾,争那些名啊利啊的,没什么意思。

判决下的时候,县衙边说补偿二人受的不到半月牢狱灾,想要给师生二人在县城处清静的院落,租金和衣食费用,由县衙承担,直到今年秋闺大考。

石从谦和张先生都婉言谢绝,若真论的清静,哪里比得原本的小山村更加清静

不过值得提的,经此事闹,周边好几个县城的粮价都有大幅度的提升,本五文钱斤稻米,现如今涨到十六七文斤。

官府的限制米价对其无用,粮库里的稻米并不单独售卖,总要和箩筐啊,泥盆阿,佤罐类的物件儿起售卖,折算下,大约十六七文钱斤稻米,有理有据。

粮食饥荒最多持续个三个月时间,本地粮铺搞得点小动作,官府想管,却不好管,大虞律法,对此事并没有确切的规定。

县官真的较劲,递折子去郡府,转到州府,种有悖于大虞律法的文书,州布政使有权过问,不会轻易修改,若再向上请示,回,个多月的时间

不单单郡府里的大人认石从谦贤人的名号,幽州布政使,有刺史,都认石从谦“少贤”的名号,此事甚至上达天听,递折子去往神都洛阳。

个“少贤”名号并不如此简单,其分量与每年郡的二百贤人地位天差地别。在此前,每年郡城都会举贤二人,所推举士,无先从当地世家大族选取。

自元昭初年,举贤令实行后,原本各州郡每年可推举二个贤人,项政策便不再施行,起先有不知好歹的,想继续往公门,塞自己的学生门徒进去。可惜谏言举贤,各地国姓藩王均有书否决权。

将近三十年,整个幽州,单独由通判或者布政使举贤而走入仕途的,仅有寥寥几个人而已,石从谦“少贤”的文书,燕王点头首肯的。

不单单周阳县连周边的好多郡县,大大小小达官贵族,陆续的,都有好些人要前拜访石从谦,前结交番。

石从谦自然推脱干二净,个紧要关节,自己未成名,什么差错,那才真前功尽弃。

都不需要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仅仅几个人轻松的喝顿小酒,都可能会给自己扣上顶官调僚腔。

今天的村庄,几位客人。

位客人,张先生曾有过缘,正在县衙里任职的县薄,那天自己和申北然起领月钱的时候。站在台阶上的县薄老爷。

同行的另外两人,张先生曾见过,正巧那日在县衙偏厅里议事的崔公子和管家崔十三。

崔氏,清河崔氏。

崔姓在幽州极为根深蒂固,不仅仅有清河崔氏,有博陵崔氏和边关六军镇的崔姓军镇,北境三崔,每家都极为煊赫。

并不如同常人想的那般,幽州三家,崔姓理气连枝,同进同退,实际上几十年,单单清河崔氏和博陵崔氏明面上的争斗,幽州士子茶余饭后的大谈资。

边关军阵的崔姓脉,虽然极为显赫,掌有卫兵马。只论起钱粮富贵,比起另外两家逊色太多,不全坏事,起码避免好些明争暗斗的损耗。

关于清河崔氏和柏林崔氏两家纷争的起源,传言很多。最得人心的便,几十年前,清河崔氏的老爷过寿,儿子送上尊两尺高的红珊瑚。

珊瑚产于南海,形状大多细小,而且易碎,流传于民间的往往些零碎的枝叶,而且超过寸长的便极为少见。

珊瑚极为名贵的,便红珊瑚,而且根据其色泽说,可分为上下六等。

十株红珊瑚有九株色理不匀,红白相间的。其诸多色理间最名贵的颜色最为纯正妖艳的赤红色,和颜色最为淡雅的粉红。

不过粉红色的珊瑚,现如今常常被提起,因为龙游商帮和江左商帮二者联手囤积所致,寻常百姓自然不会知晓辛密。

幽州处于大虞国最北处,珊瑚产于南海,由最南端的南越州和景州开采而出,更有好些从南诏国高价购买而

先不说两尺高的纯色红珊瑚如何如何稀有,单单运送件金贵易碎的物件,从南海送到北都燕郊,何止万里遥!

仅仅穿过最南方南越州,腊州绵州景州四州,想再往北方去往东越州或西越州,有着崇山峻岭和雨林阻隔。

所绕行的路途遥远难以想象,终于费尽波折运送到东越州港口,若寻常物件不怕颠簸的好,便可以走海路,巧的珊瑚最易碎。

海船,不可预测的剧烈摇晃实在难以掌控,而且,海运,动辄倾覆的危险,实在没有陆运安稳。

陆运要穿过三条大江,两条大河,行途万里上,费尽周折,要派遣,族高手进行保护,如若不然,随便伙强盗便能毁两尺多高的红珊瑚树。

子孙有孝心,清河崔氏的老太爷自然高兴万分,那时候幽州三崔间,已经隐隐有些不和,可没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然后便博陵崔氏老太爷的六十大寿,正如同后世所说的那般,儿孙送上尊三尺多高的红珊瑚树,其成色远远胜过清河崔氏的那尊。

两家的明争暗斗自此拉开帷幕,数十年,不单单奇珍异宝,文玩书画,连城商铺,都针锋相对。

不过现在盛传的博陵崔氏老太爷,当场打碎尊两尺高的红珊瑚树,属实谣传尊红珊瑚树的本身价值极为得高,更何况由南海到幽州,其所花费的人力物力,难以计量,更儿孙的片孝心,崔老太爷自然不会糊涂到做拆自家人门面的事情。

起初,好些个人怀疑,三家往前追溯个百年,本家,如今有样的矛盾,演戏给天下人看,鸡蛋分三个篮子放,以防止站错队全族覆灭。

天下已安分百多年,三家接连闹腾几十年,本没有队列可以站位,而且后演变到清河崔氏与博陵崔氏两家子弟见面,连台面上的招呼懒得打,甚至有多次私下里动手斗殴的情况,说法不攻自破。

石从谦那般书生的模样,并没有穿戴如何华丽的衣裳,张先生般,二人具普通的棉衣短衫。

张先生自然想闭门谢客的,只那人用的理由,让他不容拒绝。

崔十三老管家,半开玩笑的说,今日前讨那六钱银子。

张正谨才想起自己的学生算受过他的恩惠,不得不出见。

老管家那般的热络,待人和善,上拉住张先生的袖子,家长里短的闲聊,只看着张先生脸色有些不对,才想起,当日,自己印象随张先生前去领钱的弟子,不眼前的位小书生,那……便那名朝廷的通缉犯没错

门两徒弟,个朝廷“少贤”前途无量,朝廷侵犯,百死莫赎。

崔十三徐徐说道:“我常听人说,大海上,九蛟而化龙,如今先生门下,两蛟化龙,甚难得啊。”

张先生神色略缓,本两位弟子,在他心不同,石从谦更要顺眼些。有人成龙造福方,总好过几人都平平无奇,潦倒生……应该如此吧……

那崔姓的公子哥,不慌报上自己的名号,便与石从谦亲切的攀谈番。

上次相见时,崔公子个不如何擅长言辞的公子哥,才堪堪过两个月,已然会说话许多。

世家大族的门风教习,常人真难以习得,难以适应。

县薄作为引荐人,不方便打扰。只在四人门外寒暄时,招招手,唤张先生的小徒弟乐怀舟,塞给套茶具和罐茶叶,叫他去院落布置下。

县薄不由得感叹,世家大族子弟做事,果然甚为周全,不知道院子有无座椅,随手带坐垫,院席地而坐可,山林品茶赏景更佳,都可以无碍饮茶。

那茶具并不如何华丽,初看只寻常,外表显得朴素些,但却十分考究,价值不菲的雅物,至于那茶叶更奇妙。

寻常茶叶需要热水泡开,崔十三管家,带罐,不管热水泡开,凉水冷萃,都入味快又耐冲泡,茶香悠久,别有番风味。

张先生和石从谦今日无论如何会给最崔家公子面子,起饮茶叙旧结交番,因为县薄身后的马车上,装有三千斤粮食……

连县薄觉得崔家此结交,毫无跟脚靠山的师徒二人,有些过于夸张

郡城和州府两位老爷都点头,又能如何论?出生卑微,无其他功名在身,资历又浅,最多担任方县官而已。

小小县薄哪里知道,时间已过去月有余,当今的皇上元昭皇帝,亲笔批阅燕王盖印章保举“少贤”石从谦的文书,出笔批写好些评语。

大致意思此人尚且年轻,需历练,不能够抬举的太高,若秋闺没有什么过错,便先让他担任边军的巡查副使,此外授意县衙拨款几两银子抚恤二人。

文书已经在送往周阳县衙的路上

巡查副使个小小的九品官,巡查使八品官,堪堪相当于县令的职位而已。可皇帝竟然朱笔批注,不可过高的抬举此人,又将石从谦分配到边军要让其历练,逐渐掌握监察边军的职位,要不然别说个九品的芝麻官,五品大员未必会得到皇帝的朱笔批阅。

没有出身何尝不最好的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