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置之死地而后生

小说:show破苍穹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一头雾水的猪 字数:1998

住!

完全挡住!

能挡得住!

天仙和金仙的差别,犹如一个天堑,岂是脑子一热就能跨越的。

辛飞出去的瞬间,就得出这个结论。

哪怕是他们所饮恨当场,也能对金仙级别的青年,丝毫的威胁。

所以……

得出这个结论的同,他决定一扛下来,争取让其他先行回部落,或许还找来部落大巫拯救自己的机会。

当然,如果他能活到那个间。

哪知道他的话音刚落……【叮!来自龙族敖钦的愤怒,恶值+97。】

“啥?”

尽管这么关键的刻,完全下一秒就要生死道消还是让系统给整懵,整个就傻眼

“还能这样?”

或许候,的语言攻击对敖钦产生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是想到刚才还一副高高上,戏谑众生的模样,转瞬就变得愤怒起来……顿就让好笑。

原来嘴炮也是杀伤力的啊。

“你说什么?”

敖钦脸上是挂起一丝寒霜,他堂堂龙族长老,祖龙的远亲,啥候受过这种委屈。

再加上他儿子刚刚险些生死,顿整个也是变得戾气横生起来,脸色难看到极点:“你胆子再说一遍?”

听到这后,就乐

正愁怎么拖间,结果这厮就送来枕头,是自找侮辱吗?

安排!

“甘梨娘,冤头债主,种放学别走!”

习惯性的,就骂出以前读书的顺口溜。

是等说出来后,这才反应过来过来这里是洪荒。

赶紧改口道:“对,是种一对一单挑啊,找其他麻烦,算什么本事!”

“对,单挑,要然你算什么男,一点脾气都没么?”

“he tui!”

“阴阳!”

【叮!来自龙族敖钦的愤怒……恼羞成怒……歇斯底里……,恶值+128……+397……699……】

越骂越顺,最后就差唱起歌儿来骂他。

反观青年则是脸色越来越难看,是隐隐间点颤抖起来,显然是被气糊涂

趁此机会,赶紧招呼其他,示意他们准备开溜。

盏茶后,敖钦终于要忍

“跑!”

是先发制,眨眼间便是跑的老远。

其他也是心领神会,从四面八方撤去,中途还忘带走辛。

看到众开溜,敖钦却又是一愣,是短暂的茫然起来。

说来,也能完全怪他。

原本刚刚他正闭关突破,哪知道突然心中一阵心悸,感觉到留儿子身上的印记破碎,吓得他赶紧元神降临。

哪知道一看之下,直接吓傻。

儿子然死

这还得,情急之下,顾本体的反噬,强行用无上法力,重聚他儿子的肉身,重组其三魂七魄。

这才堪堪救他一命。

哪知道却是因为急火攻心之下,险些被蝼蚁一样的给破道心,这才导致他刚才瞬间的愣神。

暗道一声怕,敖钦这才深吸一口气,平复波澜的心境。

注视着旁边的黑袍青年,冷冷道:“我管你用什么办法,抓住其他,我要一个个弄死他们。”

“至于眼前这个,我亲自去!”

说完后,这才朝着方向追去。

而此,还知道自己已经鬼门关走一招,跑远几个呼吸后,方向一转,这才朝着祖巫殿方向奔去。

这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生路。

才跑十公里到,是看到天边的一道金光,以十倍于他的速度朝着他疯狂追来,顿就直接将他给吓傻。

“这……这尼玛啥玩意儿。”

巫族又是没金仙,是也没看到谁会这么快啊,这完全就是颠覆金仙的速度,甚至已经达到巫族太乙金仙的速度。

这完全是颠覆他对金仙的认知。

“就这速度,还跑个蛋啊,等死得!”

嘴上说着等死,腿上却一点都没闲着。

是拿出十二层的功力,飞快赶路。

还回过头,冲着敖钦放两句MMP。

是心境已经古井无波的敖钦,岂会受到的蛊惑,一脸喊十多声,对方是毫无反应,这才彻底绝继续嘴炮的念头。

转头的瞬间,是看到敖钦脚下的一缕青光。

“法宝?”

想到这茬后,瞬间明白过来

巫族,是从精血中诞生,以肉身见长,所以平很少用到法宝这等东西。仗着自己肉身强横,反倒是喜欢以肉身搏杀。

久而久之之下,是忘记法宝这一说。

想到这,废话,是一把掏出自己的量天尺,死马当活马医,就丢脚下……

哪知道巫力才刚刚注入那么一丝……

“嗖!”

一道五彩霞光遁过,是刷的一声就飙射而出。

虽然相较于敖钦的速度依然如,是速度是提升十倍止,如果按照这个距离,他跑到巫族被追上,应该成问题

,就让身后的敖钦眉头一皱。

似乎是预感到能追上一般,是二话说,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虚空空中画下一个血符,法绝一掐,虚空一指。

“定!”

,原本前面飞驰的感觉到量天尺四周传来一阵阵莫名的阻力,虽然能完全将其定空中,是速度却是直接降低一倍止。

甚至还止。

随着两的距离拉近,空中的阻塞之力是越来越大。

眼见两相隔到数千丈后,青年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丝笑意,并且再次扬起手臂,一把金色短刃出现他的手上,看起来寒光森森……

再也忍:“行,必须要想办法,要等追上就得被打死。”

这一刻,他想到系统,想到那一滴盘古精血。

之前他拿出来看过,因为血脉精纯,且能量庞大,他敢贸然吞服,还打算等到回去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炼化的。

要是现能度过,那还谈什么以后。

或许,此吞掉,还会那么一丝生还的机会也说定。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迟那快。

青年手臂一挥,短刃迎风而长,是眨眼间化为一把三丈长青光巨刃,连裹挟着无尽的气势滚滚而来天空中荡起层层涟漪,空间都是被撕开一条条裂缝……

眼神决绝,直接将精血一口吞下。

一股热流顺着脖颈,直接燃烧到胃里面。

紧接着热浪是到达他的胃部,但是仅仅是停留片刻后,便是化为一丝丝精血之力,直接突破胃部壁垒,如小蛇般钻入他的心脏……

一股专心的痛,从心脏传来。

即便如此,眉头都没皱一下,眼神中只那把刀断逼近的青色巨刃。

五十丈……

二十丈……

十丈……

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