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深处的最深处

小说:没有魔力也能成为世界最强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焱与娜米涅雅 字数:6870

午后柔和的阳光洒在焱的身上,此刻他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阅读从图书库借来的书籍。

‘人类的躯体,因长时间生活在充满魔的世界,渐渐地进化成可以容纳魔的容器,每个人在形成之时,都会拥属于自己的生命频率,当人将魔纳入体内,魔便会被掺杂进这种特的生命频率,又或者说,生命,此时人便可以通过灵魂这个枢来控制体内的魔。’

‘在远古时代,人类并没灵魂,在漫长的岁月,魔渐渐与人类的精神融合并孕育出一种新的存在:灵魂,现在的人类,在诞生之初,便会产生灵魂,而人的生命,也与灵魂密不可分。’

‘灵魂的奥秘,即使世界上最智慧的智者也无法完全参透,灵魂与大脑,被称为世界给予给人类的两大无价之宝。’

‘因为大脑的存在,人们通过参透世界量法则,创造出属于人类的特殊的技能,‘魔法’,通过魔法符号组成的‘式’让人类可以将魔量最大程度的挥出来’

揉干涩的眼睛,焱从上午的课程结束后,便坐在自己的房间看书,今天进入学校的第四天,在这几天,焱重复上课,去图书库,回宿舍看书这三件事,因为过于勤奋而引来某位女孩的不满。

“喂,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书呆子。”

回想起佩妮菈趴在桌子上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真趣。

“差不多时间吧。”

将书整齐地摆好,推开房门走出去,下宿舍楼,抬起手放在额头前,适应一下明亮的阳光。

“真个不错的天气。”

视线在周围扫视,一位满头红的女孩正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看天,不知道在想些什

悄悄地走过去,突然地拍一下女孩的肩膀。

“呀!”

熟悉的声音响起,焱略感莞尔,红花女孩正佩妮菈,他们约好一起去学院的实战决斗场看看。

“喂,!”

“那还真不好意思啊。”

“一点诚意都没!”

,我错,下次还敢。”

“这才对...欸,说什?”

脸上露出微笑,焱向决斗场的方向走去,佩妮菈气鼓鼓地小跑追上焱。

在过去的几天,焱渐渐习惯与佩妮菈开玩笑,从小大,焱第一次感受这种纯真的友谊,两人之间的轻松对话,没多余的心思,可能这就学院才能遇的美好吧。

“快点走吧,现在去那里应该能遇高级班级的学生。”

决斗场并不远,行走大概十分钟,焱看决斗场的轮廓,这个决斗场学院为磨练学生们的实战经验而建造的,每月一次的考核也可能会在这里进行。

进入决斗场,找一个靠前的位置,此时的决斗场周围不多不少的人,大多数都级班级来吸收经验的,当然,也不缺喜欢看热闹的低级班,也就C级班的学生在围观。

坐在石质阶台上,焱将视线投入决斗场央,那里一块突出地面一米的半径为50米的圆台,此时正两位A级班级的学生正在进行对战,佩妮菈也来焱身边坐下,看向场

的黑学生进攻,五颗橘红色夹杂暗红色的线条的火球在黑学生的身旁凝结,随他手臂的挥动,向对面的紫学生暴射而去。

“真厉害,居然能连续不断地放出这多威强大的魔法。”

学生微笑赞道,旋即抬起双手,复杂的高级魔法符号在他的面前勾勒出六边形的式,在式被勾勒完全时,紫男子周身出现如同水晶般的屏障。

五颗炽热的火球先后轰击在水晶屏障上,每一次的轰击,都会在屏障上留下破碎的痕迹,在抵挡下最后一颗火球后,水晶屏障一颤,向四面八方爆碎开来,而紫学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一只手在身前虚抓,一枚由魔凝结成的菱形水晶出现在身前,五指张开,菱形水晶向学生的方向疾驰而去。

飞来的水晶,黑男子并没防御,而选择用攻击魔法相互抵消,同样的魔凝结,一把黑色的长剑出现,飞射而出与菱形水晶相撞后爆碎成点点荧光缓缓消散。

“那个紫学生算好防御需要的魔,没过多的浪费魔,黑学生选择使用攻击魔法相互抵消,个非常明智的决定,按形状来看,恐怕那个菱形水晶对魔法屏障很强的穿透吧。”

焱分析刚才他们所使用的魔法,虽然道理简单,但想要在战斗快速地计算出魔的消耗才最为恐怖的地方,将每一份魔极致,便能让自己的实最大的挥。

的对战并未停息,短短几回合下来,便出现近十种级魔法,其学生不停地用攻击魔法轰击对方,但紫学生只用防御魔法一次次的将魔法防御,并没主动出击的意图。

“黑学生输。”

突然说出结论,让佩妮菈感觉些不解。

“从一开始黑学生就在压对面打啊,为什会输?”

转过头看佩妮菈,焱仔细解释道:

“很简单的道理,从刚才开始黑学生的攻击就出现的情况,强行使用几个级魔法,恐怕现在已经极限,紫学生将魔完美的分配给防御魔法,几乎没多少的浪费,如果不出意外,这局对战已经结束。”

就在焱解释的时候,紫学生突然凝聚出数颗菱形水晶,锁定对方,黑学生想要防御,凝聚出的魔屏障却只薄薄的一层,不出所料,水晶轻松地将屏障穿透而去,险险地停在学生的面前。

“我输。”

学生举起双手,摆出认输的姿态,紫学生拍拍手,水晶爆碎成光点。

的魔属性充满性,应该融合过一些强大的火焰,爆尚可,但后续不足,回去好好磨练一下吧。”

一旁的导师分析道,黑学生点点头,退下决斗场。

“这就结束吗,真没意思的战斗。”

佩妮菈双手撑下巴,无趣地评价无趣的战斗。

“只不过高级班的一次魔测评而已,当然不能像对待敌人一样。”

转过头,焱看佩妮菈,突然对她的实些兴趣。

“对,佩妮菈,的实样?”

“我啊,只会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魔法啦,呢,在问别人之前先要介绍一下自己的实呢。”

被佩妮菈反问,焱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无法操控魔,自然没法学会魔法,每天如同书呆子般翻魔法书也解决这个问题。

“我的实不要知道,以后机会再跟解释。”

“哼,真讨厌,好吧。”

一脸嫌弃的看向焱,佩妮菈又将嘴撅看向一旁,焱抓自己的头,即使看过多书籍,自己也没无法操控魔法的原因,可能自己本来就被这个世界讨厌吧。

“算,也没什好看的,还回去休息吧。”

些烦躁的焱现在正在想的事情,佩妮菈突然拉拉他的衣角说道,感觉无聊的气氛,焱点点头,从座位上站起身,就在焱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灵魂深处突然悸动,焱的脑海出现一瞬间的空白,整个人向后倒去。

“焱!焱!?!”

在昏迷之前,焱唯一听的,女孩焦急的呼喊。

睁开眼睛,焱撑起上身,自己不知什时候被送回宿舍,淡淡的月光洒在房间,让焱此时的精神略微些恍惚,脑海似乎又多出许多陌生的东西,来不及细想,从床上爬起,突然看桌子上一张纸条:

突然倒下吓我一跳,还以为出什呢,我让老师帮忙检查过,说因为最近疲劳过度,精神压太大,这几天好好休息吧,我明天会来看的~”

将视线从纸条上移开,焱微微摇头,感觉自己此时的状态似乎不太对,眼前的世界突然变十分清晰,甚至能看流动的痕迹,还一些他从未见过的东西,那一串串如同文字般的东西。

焱看向桌子上的水杯,缓缓走近,低头看的水,仿佛淡蓝色的如同魔法符文般的东西萦绕在水,但不同的,那种符号或者文字般的东西比魔法符文复杂的多,即使焱看过一些关于魔法符文的书籍,也认不出此时水的符号意义。

正在焱疑惑的时候,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传遍全身,颤一下,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出,想要接触水奇怪的符号,在触碰的那一刻,符号如同生命般在焱的身边游动,焱看它围自己转几圈,最后停留在自己面前。

原本漆黑的眼瞳此刻却被淡蓝色所占据,符号缓缓进入焱的额头之,随最后一串符号进入焱的身体,焱失去意识,缓缓的向后倒去,在接触地面之前,整个身体化为一个白色的光点,而奇怪的,本应空无一物的床上,却躺焱的身体,而白色光点缓缓飘动,进入床上的身体之

一夜过去。

再一次睁开双眼,清新的空气让焱快速的清醒过来,突然用手摸摸自己的额头,又看看周围的环境,记忆的符号并没出现,他完好无损的躺在床上,除昨晚的记忆,一切都如往常一般自然。

“昨晚,?”

地回想当时的情景,从床上起身走桌子旁,水杯并没奇怪的符号,只佩妮菈留下的纸条还存在于桌子的一角。

“那符号,我为什从来没见过?”

不断地思考昨晚见的符号,在外观上来看,似乎与魔法符号些相似,只符号的内容复杂数倍,如同一条条线编织在一起形成的完美形状,仿佛蕴含超乎常人理解的量。

“糟,再不去上课就要迟!”

抓起床上的衣服,匆匆地跑下楼,出大门不远便迎面遇佩妮菈。

急匆匆的样子要干什啊,明明都告诉要好好休息。”

懵地看佩妮菈,焱还在想为什她不在教室里。

没去上课啊,快要迟。”

“什快要迟啊,今天的课程都结束,放心吧,老师知道的情况,让多注意休息。”

呆呆地点点头,自己睡久啊,既然课程已经结束,那今天就没什事可做,还回宿舍继续看书吧。

“喂,不会又要把自己关在那个小房间里看书吧,不行,为补偿我把搬回来,要陪我去校外走走。”

焱转身向宿舍走去,佩妮菈一把抓住焱的手腕,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让焱惊一下,之前从未注意过佩妮菈的手,今天的自己不仅精神极其平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似乎也变得敏感许多。

“好,我也想出去走走,想想事情。”

“真新奇,居然不想闷在的房间里呢。”

干脆利落的答应让佩妮菈感奇怪,以前叫这个家伙出去可真气。

“那我们走吧。”

“啊,哦。”

轻轻地甩开佩妮菈的手,焱转身向学院大门的方向行去,佩妮菈看焱的背影,不明白为什今天的他这安静,不过难得他出去一次,还不要在意那多啦。

与焱并肩来学院大门,佩妮菈小跑看门的老爷爷身旁向他问好,看那个老爷爷的表情,佩妮菈应该经常出去玩吧。

“吼吼,又要出去走走吗,年轻人的精好啊。”

“那库尔爷爷,我们走咯。”

被称为库尔的老爷爷笑点点头,花白的眉毛和头让他充满神秘的气息,坐在躺椅上慢慢地摇晃,看两人向外行去的身影,突然想起些什,挺起身体出声提醒道:

“最近学校附近的地方奇怪的人出现,们记得不要离学校太远。”

“知道啦!”

佩妮菈的回应,库尔爷爷坐回躺椅上,摇躺椅,小声地自语道。

“呵呵,这个世界的阴影,开始躁动起来啊。”

与佩妮菈走在林的小路上,焱低头看路面,思考昨晚生的事情。

“喂,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低头,在想什呢。”

观察半天的佩妮菈突然停下对焱问,被提问打断思考,焱偏过头看向佩妮菈。

“没什,只对一些事情比较在意。”

“真的,就想知道在意的才会问的。”

“如果真想知道的话...好吧。”

话还没说完,佩妮菈就急切地点点头,让焱些无奈,昨晚遇的事情,既然自己无法理解,不如就多问问其他人,抱这样的心态,焱准备将昨晚生的事详细地告诉佩妮菈。

就在焱准备开口的时候,树林突然传出沙沙的响声吸引焱的视线,本以为一些小动物之类的东西,并没去理会,而在视线转回佩妮菈身上时,焱的表情却突然凝固下来。

如同琥珀的蚊虫般,佩妮菈的身体完全定格在某一瞬间,察觉不对劲的焱抬起头,原本森林充斥的环境的声音全部消失殆尽,他就像进入时间与空间之间的缝隙一般,只能感受一切的静止。

“焱,些事情,还不要说出来的好哦。”

熟悉的声音在林响起,焱将视线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树下的阴影,三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突然,一段记忆被重新唤起。

“怎们,之前我回事,好像忘记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

从阴影走出,刚才声音的主人正之前在城镇的白黑衣男子。

“为以防万一,我稍微用点小小的手段暂时隐藏那天我们的记忆,当然,不会对害处就。”

男子笑回答道,被突然浮现的记忆弄得些混乱,焱揉揉头,转头看向另外两人,壮汉憨憨的向他笑笑,而那个小孩还像上次一样一脸冷漠的看他。

“所以呢,这次们又来找我的目的,总不会太无聊想找我陪们聊天吧。”

焱将视线转回白男子,询问他们来找他的真正目的,对于这三个突然出现的人,焱罕见地没太多的冷淡和戒备。

“对似乎还没想起我们的名字吧,那请先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德斯莱尔.希斯。”

男子并没先回答焱的问题,而自我介绍一下,随后指向身旁的两人。

“他叫巴萨卡,别看他平时这样,生气的时候可很恐怖的哦,而他叫做克莱特尔,这个世界上魔最多的人哦,很厉害。”

“歪,不要乱跟老大说啊,我恐怖的,不就喜欢打架吗,克莱特尔也不说说他啊,为什拿我开玩笑呢。”

壮汉听男子的话,大声地辩解道,一旁的小孩抬抬眼皮,这种事他应该已经见怪不怪吧。

“好们的名字我都知道可以告诉我来这里找我的理由。”

在听那个小孩这个世界上魔最多的人时,焱的眉头微微皱起,旋即问出重要的问题。

“也并不重要的事情,就来给一样东西而已。”

希斯将手伸出平放在身前,数道光芒在他的掌心上方凝聚,最后出现一个类似护腕般的东西,只那个护腕上还镶嵌一块如同水晶般的物体。

“拿去吧,应该会用得上,这个护手上的水晶由艾普希雷水晶雕刻成的,可以储藏相当可观的魔,凭借这个,就可以实现魔的储存和使用。”

将护手接过,焱仔细观察,整个护腕用黑色的黑曜石打磨而成,上面镶嵌一颗拇指大小的淡紫色菱形水晶,将护手戴在左手手腕上,合适的大小和冰凉的触感倒让焱些惊讶。

“为什要送我这个东西。”

“呵呵,会用它的,在第一次见面我就察觉的情况,先不说这个,应该很多东西想问吧,今天可以尽情地提问我们,我们会把所知道的全部告诉。”

希斯的话,焱抬起头盯希斯的眼睛,问出他的第一个问题。

人?”

“啊,这个问题倒让我些意外,不过...不记得吗,几百年前曾和一起并肩战斗的伙伴。”

些疑惑的摇摇头,自己从出生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十六年的时间,怎可能会在几百年前见过他们呢,仿佛感觉焱的疑惑,白男子继续说

“没关系,总一天会想起来的。”

并没继续追问下去,焱提出第二个问题。

“我的这个朋友,不会事情吧?”

男子怔一下,看一眼静止的佩妮菈,回过头来对焱说。

“不会问题,我们只将她连同环境一起静止,等我们解除魔法之后就会恢复正常。”

一丝担忧从内心消失而去,焱松口气,问出第三个问题。

们知道在我身上事情吗,在昨天晚上.....”

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部告知给三人,焱等待他们的回应,其冷漠的克莱特尔先一步开口说

知道灵魂吧,昨晚在身上生的事情,都的灵魂所经历的事情。”

“灵魂?为什突然说起这个。”

将焱的迷茫收入眼,克莱特尔继续平淡地说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灵魂感知这个世界,那些奇怪的符号,应该就这个世界量法则的体现,如果能自由地控制灵魂,就会知道身上正在生的。”

将几个关键词记在心底,焱却不明白他所说的‘法则’意思,一旁的希斯看出他的疑问,接

“法则这个世界量最本源的体现,人类通过仿照法则创造出‘魔法’,而法则,则凌驾于魔法符号之上的最深层的本源,这些符号的一点一线都蕴含特殊的含义,如果能够完全掌控复杂的法则之,即使神也无法抗衡那股量,只可惜。”

此处,希斯顿一下,一旁的克莱特尔接过话语。

“只可惜除世界之外,没任何人能够完全掌握法则,想要掌握法则,就需要通过不同于感悟魔法的方法去解析法则,最后纳为己用,比如利用灵魂去观测并复刻法则的量,将法则烙印在灵魂之,便会获得控制法则的权利。”

“昨天晚上,可能就在机缘巧合下触碰灵魂的领域,将这个世界的法则烙印在灵魂之,只可惜,现在对灵魂的认知太过粗浅,无法自由地控制灵魂,也就无法自由地控制法则之。”

安静的听两人的解说,焱些明白自己身上生的事情,但一件事情让他感觉不可思议,为什自己会烙印法则的能

“我的灵魂,不一样的地方吗?”

焱的提问,希斯算明白问题的所在,这个少年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恐怖的潜

“如果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寻找答案吧,我们可以告诉感受灵魂的方法,剩下的,就需要自己去找寻。”

突然对焱说出极为神秘的话语,克莱特尔的话让焱此刻的内心变得极为的复杂,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底会生什,拥这种能坏,这种未知的煎熬,让焱的精神非常疲惫。

走上前,希斯用手拍一下焱的肩膀,语气微缓的说

“好,问题问得够多,我们也应该离开这里,这个学院些存在比较麻烦,现在我们还不要接触他们比较好。”

身边的两人点点头,希斯微笑焱说:

“接下来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见,当没办法解决的麻烦,就用灵魂触动黑曜石护腕的禁制,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感受灵魂的方法,可以在用魔封闭感知的情况下找寻内心的最深处,灵魂的奥秘,就藏在那无尽的深渊之,等待的探索。”

留下一句难懂的话,希斯三人就那从焱的面前缓缓变得虚幻直至消失,而随希斯三人的离开,静止的森林也随之而恢复正常。

快点告诉我嘛,底在想什呢?”

佩妮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焱回过神来,仿佛刚才什都没生过一样,佩妮菈不断地询问焱,而焱却并没将再次遇三人的事情告诉她,就这样,焱和佩妮菈来一处湖边。

会用魔法封闭身体的感知吗?”

突然的问在佩妮菈身后响起,此时的佩妮菈正聚精会神地欣赏湖周围的风景,被焱打扰一下,些小脾气地回答道。

“会啊,要不要我把的感知封闭起来再把丢在这里啊。”

预想的反驳并没出现,焱拍拍佩妮菈的肩膀,向她点点头。

“如果五分钟后我还反应的话,就解除魔法,”“认真的吗?好吧,”感受焱不像玩笑般的语气,再次得焱的肯定,佩妮菈使用魔封闭住焱的感知,站在一旁,观察焱的变化。

黑暗,除黑暗便只黑暗,如同回五年前的那天一般,感受孤寂冰冷的环境,却无法做出任何的行动。

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什都,感觉不

虽然仅被封闭一小会,但焱的内心,恐惧却如潮水般涌出。

声音,没光亮,在这种诡异的无声,焱找寻内心深处的光明。

的呼喊,不停的思考

最深处如同深渊般的深处。

隐藏的究竟

忘记自己要寻找的东西。

弄丢自己想守护的东西。

如果真这样的话。

那天女孩对自己的救赎还意义。

藏于深处的最深处。

隐于黑暗的最黑暗。

伸出无助颤抖的手。

只为再一次触碰

时间缓缓地流逝,不知过去几分钟,佩妮菈看颤抖的焱,突然走上前握住他的手,随的注入,感知封闭的效果被解除,但焱却依旧紧闭双眼,正当佩妮菈准备用魔强行唤醒焱时。

“终于,找。”

轻灵的声音响起,微风拂过焱的脸庞,缓缓地睁开眼睛,此刻,焱眼前的世界如此的缤纷,如此的动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