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臣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鹤同尘 字数:1732

老太医切脉后,忠告:“陛胃,老毛病。且不说辛辣食物,这酒,万万不能再沾。”

宋嘉树皱眉:“老毛病?季卿今年才不过二十,怎么来老毛病?”

老太医:“前说自己在长周时,水土不服,所以伤胃。其实不然。前应该对饮食就颇为挑剔,但不知什么缘故,却又硬逼着自己吃去。须知肠胃,自己知觉。必须吃不喜欢东西,久而久,便会开始厌恶进食。饶再理智,也难以克制。”

宋嘉树:“朕不知此事。只…”

她忽然想起几年前那次宴会,檀基本上没动筷子。又想起前分给朝臣们点心,别都大快朵颐,唯独她动都没动。

“陛?”

“只她素来吃少。”

老太医摇摇头,“这样去必然不办法,大还年轻,以后日子还长着。”

宋嘉树:“那可什么办法吗?”

老太医:“汤药只能补亏空,不能建新舍。还多用些饭餐。”

宋嘉树点头。她暗自决定,以后多陪檀一起吃饭。自己盯着,她多少能够吃一些。

****

檀悠悠转醒,已经深夜。刚一睁眼,视线还些模糊,旁边就端一整碗汤药上来。

檀习惯性地闭上眼睛一口喝个干净,刚刚要放碗,嘴里被塞一颗蜜饯。

“喝酒那么急,喝药也那么急。谁教你?”宋嘉树问

皇帝发问,臣子无故不不答。

:“世。”

她一说话,才后知后觉,嘴里蜜饯宋嘉树给

“痛要说,苦也要说。”宋嘉树在她床边,当然也自己床边坐

“臣说什么用呢?无非让仇者快、亲者痛。”

宋嘉树叹息:“还爱者。”

檀问:“爱者如何?”

宋嘉树:“爱者,会护着你。”

檀仍旧冷静:“可臣没爱者。”

宋嘉树心中又好气又痛惜,语气放更为温和,“你怎知你没爱者。”

檀觉自己今天胆子格外大,“陛曾说,无要我。”

宋嘉树扶额,“季卿记忆不错。”

“勉强。”

宋嘉树心中“啧”一声,勉强就记自己对她不好

她清清嗓子,:“当时朕苦衷。”

檀摆出一副洗耳恭听样子来。

宋嘉树便继续:“先皇不允朕同你亲近。分化种种,朕其实记一清二楚。但偶然听闻先皇不乐意你我二间生出情愫,便只能装作不知。先皇立朕为太子后,又增添颇多耳目,时刻盯着朕同各大世家往来。尤其你。故而,前只能多做冷遇。后也不敢太示亲近。”

:“臣猜测过无数种可能,今日陛所言,确实大大出乎臣意料外。”咬唇,她将这些年来委屈发泄在这句话中,问:“君要臣死,臣不不死。陛何故施救?”

宋嘉树:“你真不知,还假不知?”

檀回避:“真真假假,本不作数。”

宋嘉树:“行,这事我们稍后再说。还一事,朕确实瞒着你。也不止你,这普天,朕统统都瞒过去。”

檀本不欲打探皇家密辛,更不全然相信书本。但见宋嘉树如此认真,脑海中猜想不由自主浮现出来,也稍微坐直些。

“朕确实不男子。”宋嘉树坦诚,也同时释放出自己信香。

檀一时间意料答案,许多话要问,说出口:“那陛,这些年过,应当比我想要更辛苦。”

宋嘉树听她这句话,皱着眉笑叹一声,“朕真不知为何父皇总会忌惮你。你明明这样好一个。”

檀接着自己方才话往:“臣起先以为,殿冷落臣何事办不如殿愿。后来又觉,恐怕锋芒太盛,让殿不快。后也猜想,同周明慎过于亲近,让殿敌我不分、处事荒唐。各种借口找遍,最终不过一句,臣不中意。”

宋嘉树摇头,“不这样。我…”

:“,陛救臣一命,宁愿伤臣六年。”

宋嘉树哑然,原来,六年已过。

:“殿从没问过臣,比起这条命,到底更看重什么。”

宋嘉树问:“更看重间恣肆爱意?”

檀毫不意外宋嘉树会这个答案,“臣曾以为自己很解陛,可方才却发现,臣几乎丝毫都不解。故而陛解臣,更情理中。臣既不贪生,也不贪爱。”

“那你看重什么?”

“臣,看重。”

“我?”宋嘉树举起手指指自己。

檀点头,:“陛这些年瞒辛苦,若臣,便可以储君位稳固,来路坦荡光明,臣宁愿被舍弃。”

宋嘉树张张嘴,良久才说出话来,她:“你居然这样想。”

:“臣第一次见陛笑容就知,陛一个让长宋每一位百姓面上都出现笑容好君主。臣死后,府也必然无恙。”

宋嘉树无奈:“不朕,就长宋,不百姓,便府。季卿,你可还记你自己?”

“陛,长宋,百姓,府。”檀眸中微黯,“这些,便臣所生全部意义。”

宋嘉树缓缓地伸手抚上面庞,“朕许你怪朕。”

檀没说话,只笑着摇头。

“你为何从不诉苦,为何总憋在心里,为何总不愿意站在谁身后,也任性一回?”宋嘉树心疼地问

在她印象中,檀总这样,什么都不爱说,什么都不抱怨。

明明些时候,她合该哭一哭。

:“臣前说过,无非亲者痛,仇者快,也于事无补。”

“你同一般女子真不一样。”

“臣从来都被当成嫡长子养大。”

宋嘉树突然倾身过去,却在双唇相触前停,“我在想,我吻可以治好你言辞间苦涩吗。”

“陛...”檀轻轻闭上眼睛,“殿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