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臣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鹤同尘 字数:2063

“殿,臣查到了。”陆鸿道。

“讲。”宋嘉树紧紧捏着眉心,她那日憋着心疼和愤懑从狱中回后,第一件事就安排陆鸿去查帝和国公府恩怨。

“国公夫人姚卿云出身高贵,为人温淑,写得一笔好字,也作得好诗,故而深得先后喜爱,能够出入。也算青梅竹马。”陆鸿查到时候,十分吃惊。难怪国公夫人过世后,有关她一切就都被掩去了。

宋嘉树道:“那夫人和国公?”

陆鸿道:“陛娶了殿母后,夫人遇到了国公。”

宋嘉树顿时了然。

当时帝还个普通亲王,连子都。因战事吃紧,每日辗转反侧。先后夏子落出身将门,于此危急时刻献上妙策,仅让帝赢得了战事,更赢得了储君之位。

“但…”宋嘉树虽好评判己双亲感情,但也确实有疑,“本王从未听闻父与母后情深甚笃,而且后六院,母后身体好,那时还被一位宠妃刺激。或许你知道吗?”

宋嘉树也无缘无故愿意为了保住心爱之人而暗地里反对己父。她母后去世,与过娇惯宠妃也有一定缘由。

而且,这些年,因为中一条成文规定,让她也起藏起本面目,也过得很如意。

陆鸿道:“臣听家父提过,只说曾经举案眉。”

宋嘉树胡乱猜测道:“总至于也为了护着国公夫人,所以才…”很快又我否定,她摇头道,“对,祖母待檀很好,父同本王所遇到事情必然一样。”

陆鸿道:“殿赎罪,这个事,臣多方打探也没有得到消息,家父只说顺其然。”

宋嘉树道:“罢了,你查到已经够多了。”

陆鸿道:“看陛意思,似乎并满意于阿檀因通敌嫌疑而狱。”

宋嘉树拍了拍他肩膀,“这个本王早就料到了,先前忘记同你说了。本王赌得从否会满意,而否会心疼。”

陆鸿想起,宋嘉树在知道先后疼宠国公夫人一事之前,曾好奇过为何后对檀那般好。从外面带回新鲜玩意,除了己,只独独给檀备了一份。

后娘娘可有回打算?”陆鸿问道。

“如果本王派去人中用,最迟明天,祖母必然会归。”宋嘉树道。

在宋嘉树离开之后,三司也提交了证据,试图证明檀当真与此事无关。但帝却以“亲王叛逆,兹事体大,必须严查”为由,了新旨意,檀若拒招认,可施重刑。

帝换了狱中所有人,重新负责掌罚一名中庸,但却也出了名酷吏。

如若明天后还,那宋嘉树也知道己会做出什么样事情

陆鸿然也相信,他道:“后素疼爱女孩子,知为何,我朝已经三代没有公主了。”

宋嘉树轻笑着叹了口气,手指捏了捏衣袖,“谁知道呢?”

****

第二日,后云游归,回第一件事,就直奔御书房。

“当初,本很中意卿云,看你待她也同。后,你说要三书六礼许子落子正妃之位,本也没有拦着你。”后道。

帝放笔,问道:“母后缘何重提旧事?”

后笑了一,没有回答问题,继续地道:“本突然些后悔。你先负了卿云,她去到府,也算又得了一段良缘。但你后负了先后,她香消玉殒,夏家也就此远走江湖,朝廷少了一位忠臣,北境也少了一位良将。”

后说出了真实意:“现如今,种种证据、子亲审,檀儿这丫头足以被证明为与修远事情无关,你放人,反而谕令换人重审,又何为?”

帝冷笑一声,“朕玄宋天子,卿云当时该嫁去府。”

后听了连连摇头,质问道:“你虽天子,可也一个负心情郎。怎么?一个女子遇人淑,还能另觅良缘吗?”

“朕有苦衷。”

那种情况,如果娶出谋献策有大功且出身将门、素有英名夏子落,在军中根本说过去。帝当时没有朝堂,若再失了军队中人心,那便会大麻烦。而且他听人提起,夏子落非他嫁。人也漂亮,性子好争抢。想着日后许姚卿云侧妃之位,夏子落应当也会阻拦,这才了聘礼。

后直言道:“本管你苦衷,当年本没能救重病卿云,但本今日一定要救檀儿。”

帝很久没有听人用这样口吻同他说过话,但无奈他亲生母亲,虽然心中有怒气,出口却能失了轻重。思想去,他问道:“母后请恕儿子多嘴,为何母后待姚卿云那般好?”

“因为姚师救过先命。”后道。

“那当年…”帝突然心中一空,那当年后为什么说?

“因为愧疚而让爱填上弥补色彩,本觉得卿云愿意接受。”后看穿帝心中所想,道:“她很纯粹。如你所见,府这么多年,只有她这一位当家主母。帝,有一点,你国公。”

“你从知珍惜。良人再多,爱意依旧珍贵。良臣再多,忠心也依旧值钱。”

帝此生最厌恶同人相比较,他更喜欢被人同国公相比。后心里清楚,正因为这种喜欢,所以他会表现得格外大度,如方为输。

果然,帝道:“朕今后会再过多为难家,但朕也希望,这时母后最后一次站出替世臣说话。”

“世臣,亦有世忠。”后语重心长地道。

帝冷笑着,道:“可万一他们生出叛心,母后,知人知面可知心呐。”

“罢了,本当年位分低,能亲教养你。现在也迟了。你已然成为了一代雄主,愿意听本,便也算了。本今日为说服你改变什么观念,只为救檀儿。本已经达到了。”说完,后便离开了御书房。

她前脚刚走,后头就听到帝宣旨:“传朕旨意,三司会审,子亲审,理据充分。内阁学士檀无罪,允天牢释放。”

****

好喊中,更便亲去看望她,便派身边柴嬷嬷过去问问情况。

柴嬷嬷将后亲上救檀一事说与了她听。

“臣跪谢后娘娘。”说完,便对着后所在殿方向,行叩拜之礼。

柴嬷嬷将她扶起,“小姐身上这么多伤,回去好生将养,切莫留疤痕。”

檀谢过柴嬷嬷,道:“臣错了。臣本该更为谨慎。”

后若一步,小姐…”柴嬷嬷曾于饥荒中受过府施粥之恩,对檀也颇为爱护。见她披风之满襟血、一身伤,落

檀安慰她:“嬷嬷莫伤心,臣回去养几日,然好了。”

柴嬷嬷稳了稳神,继续替后传话,“身子好了后,里请安。”

檀恭敬道:“,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