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上官玉

小说:天狐缘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朽怜残世 字数:1831

几日后,王朔拿着《天机万户》细细研究。其眉头紧锁,脑烦躁已,就差破口大骂。

玄玉傀儡所以为无机阔铠甲傀儡,由于寻常机阔遇到了玄玉寒气后难以运转,且至今未能寻得任何种材料能够制造出抵御寒气机阔。

除此外,元婴期傀儡制造步骤繁琐无比,哪怕个手臂也要分出整个篇章来讲。

相较于寻常傀儡更为简单铠甲傀儡,换做其他傀儡,更晦涩得难以想象。

如今,光玄玉刻符文步便难倒了王朔,那就别说参透符文奥妙了。

就在时,清苑堂门忽然被推开,御史带着几名贴身侍女走入:“太史在宫住得可还清闲?”

御史此时已换了身打扮,身着套暗红色男子劲装,领、袖、摆皆纹有天狗食月金丝图腾,长发后梳高盘,头戴高箍。

其身边侍女则个个冷艳,并如寻常宫女那般面色柔和,多半随着御史才有性格。

王朔卧于床边,手仍然拿着《天机万户》,对于御史闯入无分毫意外与满,反而将紧锁眉头松开:“御史对般厚爱?居然亲自前来探望,属实另受宠若惊!”

言毕,王朔放物,朝着御史微微笑,倒有大将其入眼色。

对此,御史冷冷笑,打量了清苑堂番:“如今宫人相互猜忌,身为御史,自然需监管众多员职务,但凡有乱政者,杀无赦!”

王朔床,起身道:“既然来监察,那无任何异议!”

御史双手背,目光虽盯着王朔,却对身边宫女道:“尔等退!”

其身边宫女弓腰点头道:“!”

随即转身退出清苑堂,并将大门关闭,整个清苑堂顿时阴暗了少。

王朔心升起兆,意识在手掌囤积了力道。

御史边打量房物品,边踱步:“听说太史筑基初期修为,匹敌金丹期燕志平?”

王朔扬了扬眉头:“燕志平,过如此,属实明为何会被称为猛将?”

御史闻听此言忽然张口大笑:“假,区区金丹期燕志平算得什么,只过我东天女国帅将才太少罢了,除了大将军魏涟漪与马青云将军,其余人…”

言毕,御史摇了摇头。

“为何非要男子为将,难道女子可?”王朔问道。

“我倒想,可哪有女子入军说,他人知晓岂笑话?”御史抬起展台只玉杯,双目变得神色变得冰冷无比:“倒太史…”

话音刚落,身影瞬间消失,仅留那只玉杯停留于空

刻此女出现于王朔面前掌打向王朔。王朔眉头微皱,并未惊慌,几乎与此女同时出掌。

“砰!”

声闷响,王朔感到身子震,右臂肩膀“咔”地声断裂。

朝王朔冷冷笑,身影再次消失,待其现身时,正站立于原处,手稳稳地拿着那只玉杯。

力敌金丹人…”将玉杯放回展台,看向王朔目光道有些许赞叹意味。

王朔目光看向那玉杯,耸了耸右肩膀,忽然笑了,随即犹如鬼魅般瞬间至面前,双臂化为无数拳影,层层叠加朝着身前打去。

瞳孔缩,身形迅速爆退,手掐诀止。

王朔紧随其后,层层拳影跟随向前,可每拳都差毫厘。

忽然,掐诀结束,周身幻化出雪白莲花虚影,身形骤然停住。

与此同时王朔脚猛然踏,身形同时停住,可双拳却来及收回,已打入莲花虚影内。

原本力大无比拳劲入了莲花虚影,却如砸入了堆棉花,力道通通化去。

随后莲花忽然散开,王朔方才打入力道从莲花散开,返还至王朔身

王朔面色变,抗两拳力道后,意识动用神魂刺,原以为此女会如以往敌人那般抱头晕倒,谁知两只瞳孔紫光亮起,安然无恙。

“此人简单!”王朔心想,身形向后褪去。

眉头皱,瞳孔紫色光芒缓缓褪去,对王朔问道:“你做了什么,为何我神魂会受到攻击?”

王朔露出得意笑容:“御史什么功法,居然能够将他人力道返还!”

言毕,王朔单手招,周围场景迅速变化,清苑堂屋顶、墙壁、地面扭曲变形,王朔拍地面:“毁天灭地!”

顿时周围逐渐崩塌,化为道道碎片砸向明知面前幻术,可内心却惊恐已,意识掐诀使出法术。

然而当那些碎片砸此女时,此女感觉身躯阵翻滚,犹如被卷入乱流

“好厉害幻术!”惊叹声:“此人神魂居然般强大,连我金丹后期神魂都能够困住!”

眼睛,忍受着股乱流,双手掐诀。

而幻术外,王朔同样双手掐诀,额头冷汗止。以其金丹神魂制造幻境,压制金丹后期神魂实在有些困难,自己哪怕稍有怠慢,都足矣另其冲破幻术。

忽然,王朔神魂震,呆滞于原地再次恢复了神采,面色却苍白了半分。

此女居然修习过神魂法术,直接破除了王朔幻术,还狠狠地给了王朔神魂击,过被《九元玄灵决》化去了大半。

王朔看向此女,神色变得谨慎无比,若说还有什么招式,也就剩个魅术了,总可能另王朔靠嘴比过罢。

微微笑,撤去了周身雪莲:“太史,今日到此为止罢,再打去太史可小命保!”

王朔暗底叹了口气,面却再次露出了笑容:“怎么,御史有意试探?”

御史摇了摇头,走向清苑堂门口,推开屋门正欲离去,忽然转身道:“太史乃难得将帅才,丞相与女皇却授虚职,可惜了!”

言毕,与门外侍女离去。

王朔至门外,看着离去,忽然问道:“御史会就叫御史罢,能否斗胆问名讳!”

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