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

小说:[魔道祖师]雪霁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百家天灯 字数:3081

魔道祖师续篇-香雪第四 第257章节

原著向

作者:百家天灯

释义:白色的花、梅花、女人用的花粉

前蜀 韦庄 《闺怨》诗:“啼粧晓不乾,素面凝香雪。”

––––––––––––––––––––

书承上文

自夫人这个词从嘴里吟出,就像带着魔力般,让魏羡百听不腻,欢喜之至,时不时地就要撩着说出来。

当然,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下套的时候,早就叫了不知多少次“夫君”。

羡道:“夫君,的抹额好像歪了~”

道:“夫人,莫要调皮。”

过了会儿。

羡道:“夫君,觉得穿黑衣也挺好看的,们到了落仙镇就换下吧,反正叔父又看不见。”

道:“夫人喜欢?”

羡热切地道:“喜欢啊,夫君什么样子都喜欢。”

眸波轻转,低低地道:“嗯。”

羡咳了声,道:“夫君,的脖子上好像吻痕。昨晚好像吸的点猛了,没找对地方。”

宛如孩子般清澈的眼睛,停留的线条优雅,又隐隐带着力量感的颈部,看的很入迷。

道:“……夫人,身上也

轻轻的声音,仿佛几滴从叶尖上滴答滴答的春雨,滴落羡的心窝上。

本正经的仙君,用宠溺的爱称说着如此暧昧的话,让整个人快像蜂蜜样融化了。

羡满眼笑意地凝望着,道:“那还不因为夫君太厉害了。”

的脸上热热的,避开灼人的目光,脸羞赧地转了过去。

羡道:“其实还个地方也,不过不吻痕,牙印。早上换衣时看见的。”

心里突地跳,根据过往经验,这明显羡做好的坑,但忍不住侧过头去看

羡的脖子向后仰了仰,垂眼看着自己身后隆起的那抹弧度,大声笑了起来。

“夫君~没骗。”

“……”的脸颊微微泛红,顿时个字也说不出来。

风入山谷,晨光照影青苔。

空气中参杂着火堆燃尽后散出淡淡的木质清香。

郁痕突然停下脚步,像寻找着什么。

生道:“怎么了?这边野兽出没的迹象吗?”

郁痕皱着眉头,道:“种味道,从们离开万花楼开始就直跟着们。”

和魏羡相视望,朝四周嗅了嗅,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边吸鼻子,边道:“前辈所说的什么味道?没闻出来啊。”

生也摇了摇头。

“……?”郁痕不由得掀了掀浓黑英挺的眉毛。

道:“从们离开万花楼开始的吗?”

郁痕道:“不错,能确定。但这种味道又不很浓烈,时的。真怪了,难道太多心了?”

羡道:“因为那里沾了太多的脂粉气,所以身上也带了些。”

听魏羡这么说,洁癖的梦生赶紧吸了吸自己的袖子,皱眉道:“肯定觉得身上也还没消尽呢。”

郁痕敛起目光,暂时把心中的疑虑定性为残留的下的脂粉香。只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很可能不小心忽略掉的细节。

郁痕道:“们继续走吧。”

生心道:香气……郁痕肯定发现什么了,可们怎么都没闻出来……

得留心点了。

行人绕过溪岸,沿途的石路上偶枯枝杂草拦路,偶尔会刮到行路人的衣摆。奔袭个时辰后,沉仙谷大概的轮廓隐隐显现淡白色的浮影下。

羡握着笛子,轻叩肩头,道:“其实剩下的也没多远的路了嘛,早知道昨天就加下脚程赶过去了。”

郁痕转过头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微微压下目光,从下往上打量了番,嘴角轻轻提起点弧度,又继续向前走去。

羡略驻足,抓了抓后脑,琢磨着那笑里暗藏的深意。

生不动声色地放慢了脚步,凑到身边,压低声音道:“要真住了客栈,那不就坏了们的好事?”

羡眨了眨眼睛,只惊诧了瞬就明白指的什么,神色立刻恢复如常,挑眉道:“难道~们没干好事?”

生忽然就笑不出来了,脸红红的结巴道:“那自然……自然……”

羡眼睛亮,就势反客为主地逼问道:“自然?自然什么?做了还没做?嗯?”

生抬手用梦术燃亮了手指,戳到魏羡眼前,示威道:“这问的什么话啊,要管。”

与其说慑人的威吓,还不如说恼羞未成怒的模样。

羡哈哈大笑道:“想打架,快,们痛痛快快打场。”说着便向后退,摆出了个临阵切磋的架势。

生把浮脸上的羞涩狠狠地把掐灭,紧抿嘴唇道:“谁要跟打,待会儿不知道又要讹多少钱,才不会上当。”

羡哼道:“好歹忧塔的塔主,怎么这么俗啊,张口闭口就钱,真小气。”

生差点没背过气去,指着自己,脸火大地道:“俗?小气?行,魏羡,高尚,大气,那就把钱还啊。”

羡顺手拨下根沾到发上的草叶,嘿嘿笑,道:“其实吧钱的。看~”

说着从衣襟下拿出块雪白的玉牌,挂手指上轻轻晃动。

生的脸不由得抽了下,道:“少蒙了,这个破牌子家弟子人人都,难不成它还价值千金吗。”

羡得意地道:“这个,就夫君的全部家产,说值多少钱。”

生定睛看,道:“这上面写的可的名字,没写的名字啊,家没给块新的吗?”

羡道:“什么新的不新的,这湛给的。上面肯定刻的的名字啊”

生用那种“难道自己不清楚吗?”的眼神看着

羡瞬间愣了,急忙从的手里拿过来看,上面当真刻的的名字。

确如所说,手上的玉牌从递交给的那刻起就再也没换过。正式记入族谱之后并人向提及此事,即便也没告诉需要重新更换玉牌。

而魏羡也只将玉牌随身带着,方便下山时穿越云深不知处的屏障,但从未去支过钱。倒不不知道玉牌的用处,而压根没什么会用。

来,但凡下山,基本都会随行侧。沿街购买吃食也好,置些新鲜物件也罢,根本提醒,都会提前将钱结清。久而久之魏羡亦习惯了,出门根本就没带钱的习惯。

二来,对这些黄白之物的需求确实太少。若真什么特别想买的东西,不出日,魏羡定能静室的桌子上看见它。

对于魏羡来说,那块玉牌也就仅仅个类似于家门钥匙的作用。

至于玉牌上刻着谁的名字,磕着碰着,压根就没留意过。

羡道:“湛的那块玉牌这里,那平时用来支钱的玉牌又谁的啊?”

攥着玉牌摩挲了会儿,显然很意这点,看着停不远处等,快步追了上去。

羡道:“湛,玉牌给看看。”

道:“怎么了?”

羡微微抬起下巴,略不满地道:“夫君~”

声夫君叫的又软又甜,酥到了骨子里。

沉吟,改口道:“怎么了?夫人?”

听见的修正,让魏羡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十倍,摊手道:“的玉牌。”

微微垂下眼睫,将自己的那块玉牌拿出来,温柔地放羡的掌心上。

羡接过玉牌看,正面原本刻字的地方被仔细地打磨掉,换刻上的名字,但又并非全名,最爱唤的两个字:魏婴。

不用说,那层玉质上原的名字就,从雕琢的字迹可以辨认出,那亲手刻上去的。

白色谷纹下个小小的缺口,魏羡突然想起来,那当时身上偷取玉牌,不慎落地上所致。

羡心道:难道这块玉牌就湛把带回云深不知处,直想偷的那块?

羡拿出自己的那块玉牌,互相比对着,看着道:“湛,的玉牌重取的吗?”

道:“嗯。”

羡像只软了骨头的小猴子样,黏的背上,笑道:“小心思挺多呀~还偷偷把名字改了?这何意啊含光君?”

道:“以石鉴心,婴吾心上。”

股难言的悸动敲打着魏羡的心房,嘴唇微微开合,道:“湛……从那个时候起,就下定决心要和起了吗?”

道:“更早。”

羡的目光定格棱角分明的脸上,道:“更早……多早?”

道:“闻笛执手时。”

羡惊道:“大梵山?”

仿佛觉得自己的身体连着灵魂被什么东西猛勒了下,接着听到了肯定的回答。

道:“嗯。”

羡道:“那个时候门心思地要压住温宁,竟然满脑子想这些。不帮忙就算了,还死死地抓着,捏的那叫个疼啊,手都快被生生捏断了。”

道:“因为会跑。”

即使那时的震惊之余不太清醒,也明白,再次相见,羡身上不可能存乖巧温顺这种字眼。

羡含糊不清地发出了个单音节,道:“……呃……”

道:“知不愿,可……唯如此才能把留下。\"

羡低下头,浓密的睫毛下子全湿了,满足的仿佛什么从心脏直接淌泄出来,再也收不住。

万般珍重地将那块重刻的玉牌放手中,慢慢推合手指覆拢,玉白的指尖上轻轻地落下个吻。

轻声道:“石虽不能言,独能知心。”

浅色的眼底,欣慰和激动现而过,揽住魏羡纤细的腰身,将紧紧地抱怀里。

耳边似乎听见那段晦涩的笛声,穿过青翠的山林。

熟悉的旋律浮现心头,檀香浮动,引来双冰眸。

背触人,竹笛坠地。

深情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睛。

想和那个人起,再多听几遍那首忘羡。

遍,两遍,三遍……

数遍……

—————————

tbc

千丈红尘漫漫

魂牵云梦

梦萦寒潭

恼春风何处安

清欢

生离别尘世间

痴人心空茫

痴情难相忘

忆执手相依

旧梦夜阑

若朝夕不改十指牵此生长

若此心悔 情永寿不入忘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