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一 远方信

小说:隐沧之吾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无愁山人 字数:3045

因为一切都迷雾重重,么人的想象力和语言力突然爆发。

猜测,推敲,想象,顺藤摸瓜。蔚帝也会样想。

所以,再次见太子。在蜷龙殿。

“你有什么话要说?”

“没什么话要说。”

“朕在等你说出。”蔚帝抬起眼皮,看钟山。

钟山叹口气,言:“皇兄真的要为些人,怀疑吗?”

“朕是因为们才怀疑你的吗?!”蔚帝猛然站起,高贞立刻反应,上前扶住

“难道不是吗?皇兄很擅长个。”

“疯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蔚帝大怒的挥挥袖子,不相信钟山说的话。

“难道不是吗?”钟山往前走几步,然后道:“皇兄总是因为谣言,而对自己的亲人狠心!”

你呢?!你有没有朝你的兄弟下手?!”

没有。”钟山摇摇头,坚定的回答。

“如何证明?!”

又如何证明?!”

“郑之省,为什么疯还在找你?!什么都不记得,唯独记得找你,要保命,要抓住你根稻草!狗什么时候才会回主人的脚前?明明为主人去咬人,回主人却不要!”蔚帝说完,痛苦的咳两声。宛若撕裂肺部的咳嗽,震痛浑身每根骨头,虚弱的跌坐下,悲痛的闭眼睛:“为何偏偏是个时候……偏偏个时候出样的事……”

一辈子,都在顺别人的口条活压不过舆论,舆论说什么是什么……人的嘴是真的可以杀人的,当皇帝,能堵上别人的嘴吗?

只有老天什么都知道,只有老天能为你作证。”

高贞跪在蔚帝身边,垂头颅,悲痛的看蔚帝衣边上旧迹的祥文。

还记得刚刚登基的时候,张扬的帝威,要天下向匍匐。天生是个帝王。

有龙鳞,有脾气,有威严。

然而却发现,人人觊觎,人人想要扯下,人人视如虎,又视如蚁。

只有白岸茵,可白岸茵因为

百里三郎的良将,却又因为谣言和猜忌,让失去一个坚实的臂膀。

归云,可归云却和自己离心

和良妃走近,良妃却又被人诟病。

不是不能走向谁,而是因为是帝王,要走向一个完美足够匹配的人。

当所有人都要捅出一剑时,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们才不在乎要多久才能痊愈被剑剌破在手上的伤口,们才不在乎烂摊子,要收拾多久。

耳朵不听使唤,心也不听使唤。

一遍又一遍的问钟山,是不是样,究竟,别人说的是真的吗?

钟山一遍遍告诉,不是真的。

钟显为什么是……们的兄弟……们的……”

一遍遍的问皇后,是不是样,究竟怎么回事。

她却不朝解释。

把你的剑捅向吧!知道,皇帝你会比更痛,所以,时候记住多痛吧,样你不会,把剑再捅向别人!”

她不解释,是因为她想死,用自己死,把钟蔚救活。

倒在椅子上大哭。

“沧元都……氏还有谁啊,大,大……的……的大……”

高贞陪钟蔚哭。空荡的大殿里,钟蔚的哭声萦绕许久。

阿茵,的阿茵,好想你。

常常站在承贤皇后的画像前,呆滞的望。一点点回想,她穿海色的衣裳,亭亭玉立,坐在,五官和身姿慢慢充斥于手下空白的纸上。

也慢慢占据所有的身体。

不再见钟山,钟山在门外跪,求见自己。

可见面又如何,两个人都说不出话。

如果按照外面的飞语说,钟山应该被软禁在东宫。

可是次沉默什么圣旨都没有草拟,什么都不回应。

只深深的沉浸在回忆里,一点一点连痛与乐,再次回味一遍。窝在椅子上,懒散的看太阳光一点点移动,消失。

在鹿跃江污染的噩耗传一天,起不床榻

下面跪倒一片人。归云也在。幅画被挂在床前。

归云哭的说不出话,抬不起头,她怕看钟蔚的眼睛。里满是伤痕,满是悲伤。

终于要卸下武装

像,和白岸茵在殿内,双双错过的一眸柔水。

她沉重的发饰,她看侧过去的面孔。

她在个沉重的位子禁锢多久,比她还久。

可惜,没坚持多久,也不过一年时间。

钟蔚一直看扇屏风。时看屏风,听她平静微弱的呼吸声,可她是不露面,把东西留下,悄悄离开

扇屏风啊,等她悄然而,给自己盖好被子,一个人暗自啜泣,得风寒也不稀得照顾。最后又不明不白的离开

也不和说话,也不叫

吧。从梦里出吧。从屏风后面出吧。

好像真的见她,见她似仙子一样翩然而至,慢慢移面前,宛若风影动。

能跟你走……大没有打仗,小云不会杀她,不用当皇帝……

终于能给你走,先帝嘱托不敢忘,你的嘱托不敢忘……”

吧,把带走吧。

高贞没听见什么,只见一直流眼泪。

闭上眼睛。

个皇帝闭上眼睛。

无论今后如何艰难,不要因为是王,而活成君王的模样。

钟蔚。后是蔚帝。死时是钟蔚。

活的很紧张痛苦,死又不是的解脱。

史中记载:“蔚帝贤才有泛,德能不足,性格多疑乖拗……”

唯有一段好话:“谓起居郎曰:‘勿录朕之以善,且行笔以恶。若朕之后国事难平,将无颜于臣民国氏。’帝哀痛,坐榻沉伤,欲以几尺之身拥护千里之江山,至崩亦遵先帝之遗嘱。”

周隐走进储华宫,一直走宫殿内的柱子旁,倚柱子,慢慢坐下。

已经是信后的第三天。可还是时时拿信看。不知道为什么,撒不开手。宛若沧元都的真相。归云站在边缘,企图去审视一切,用富有无情因素的话把事情叙述完后,内心却是一阵空荡。

哪怕是周隐,心里也刮空风。

每一个人,都没有站在边缘,难以去完全审视一切,包括自己。

“太子登基,大改容。”文息跪坐在周隐身后。

周隐回头看一眼文息,然后道:“钟山是个能当贤王的人,会被老天眷顾吗?”

“前路都是未知的。”文息摇摇头,回答

“因为未知,才危机四伏,未知常常带厄运。”

“府君不觉得,正是因为未知,才更要去探索吗?”

周隐苦苦一笑,把头倚在柱子上,痴痴的望信纸上的字:“走在最前面的人,还要带好路,身后多少的人,都看,等

走在最前面的人,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整天担心自己会做不好,会把人带沟里,累的不行,喘不过气。”

文息的腰板慢慢弯下侧坐在地上,用手撑上身,歪头看周隐:“会结束的。”

的眼睛样的清澈淳厚,深沉海底。足够有沧海样,蕴含无数夜晚的黑暗,和美丽。

周隐低下眼睛,看手里的信纸——月是同天月,人是千里行。

抬头虽两乡,千里不相忘。

文息看门外有个宫人犹犹豫豫的转半天,不敢进。手里拿个信纸,额头冒汗,嘴里喘气。

像是急事,却又不敢对周隐讲。

文息站起身,走门外。

“怎么?”文息看个太监。太监是骞阳殿的,过去曾经见过,年轻得很,和周膝走的还是很近的。

宫人行个礼,偷偷看一眼周隐,然后道:“沧元都太子已经登基理政。”

知道。烽火已经传几天,昭告天下的昭旨都已经。”文息伸手要信纸,宫人却让开:“是急信,要亲手交世子手里。”

“什么东西?”

“应该是大退婚的悔书。”

“什么?”文息觉得不可思议。

“对。刚刚急诏发骞阳殿,山帝替长公主退婚。”

“国公同意?”

“能不同意吗?人都死。”

文息听句话,感觉自己刚刚伸出去接信而悬在空中的手瞬间僵硬,瞬间句话说谁。接浑身僵硬。像是一根绳子,从手心穿的每一寸骨头,死死的捆住

一口口水,眼都僵硬不能眨

“什么意思?”

宫人无奈的叹口气,没意识文息恍恍惚惚的神情,和瞬间红起的眼底,说话:“谁知道呢,说是层……层月台吧?死个婢女,烧婢女东西的时候突然失火,敬眉长公主对婢女心心念念,跑后门,又拐回去拿牌位,结果正时候,被榆树砸死。”

“怎么可能?!”文息压低声音,话语是从牙缝里顺气流很冲出的。

也是么想的。山帝登基,长公主,谁想都会觉得和前朝有关系。”

文息没有说话。像个木头一样,一点一点往周隐身边挪。类似失魂一样,垂袖子,飘周隐身边。

周隐,立刻抓回魂,然后把刚刚抢过的信纸,交周隐手里。

是什么?”周隐抬头看向文息。

文息咽咽喉咙,觉得里卡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肉里。

“沧元都的急信,几天。”

“怎么回事,你怎么?”周隐将自己的正面,移文息正面。

“陛下退婚,层月台死个婢女,不知道是谁,后火,期间,榆树倒塌,六公主……”

周隐听文息轻声轻语的说,心脏一点一点往下沉。

“她怎么?”周隐的瞳孔颤动,一股极度的恐惧和痛苦在体内凝结成冰锥,正在往的心脏上一点一点的钻。

风从殿外吹过,竟带一股凉意。

阴云立刻聚集在一起,并没有闪电与雷声,只听见大雨哗啦啦的瞬间

“她死。”

冰锥一下楔进的心脏,血顺冰冷的椎体朝外喷发和流淌。

“只愿君衣食所安,体康意顺,虽隔千里,却可相望。

事事有况,自是你相担;如有变数,也是你共赴,未曾敢有舍弃之心,君当亦如此。”

她把美好的未,留给周隐。

有种难以张嘴吐诉的痛苦,锥心刺骨。